。 三河村距離朝陽市,至少也有二十里的路,現在又是三更半夜,秀蘭突然跑到我的飯店來,肯定發生了特殊的事情。

就當我關閉了店門,回頭看去的時候,突然發現眼前的秀蘭,竟然變了一副模樣。

她穿著一身紅色的衣裙,頭髮披散著,臉上塗的煞白,嘴唇卻抹得通紅。

她就那樣直挺挺的站在我身後不遠的地方,目光獃滯的望著我。

儘管鬼魅妖邪這種東西我見的多了,可突然間出現在我的身後,還是把我嚇了一跳。

我努力的穩定心神,眨了眨眼睛,再朝秀蘭望去,仍舊是原來的秀蘭。

她的面容憔悴,眼窩裡含著淚水,雙膝一軟,普通的一聲跪在了我的面前。

我趕緊伸手把她攙扶了起來,讓她坐到一旁的椅子上。

「秀蘭姐,你這是咋了?」

其實問這話之前,我的心裡早已經明白了七八分。雖然我已經把她的噩夢收了,但實際上糾纏在她身上的鬼魂並沒有散去。

沒等開口回答,她的眼淚撲簌簌的流淌了下來,抬起雙手,捂住小腹。

「我……我懷孕了……」

她是做皮肉生意的,懷孕是毫不意外的意外。

我的確在她們家投宿了一宿,但我啥也沒幹,而且還幫他出了噩夢,她懷孕這種事情,不應該找到我的頭上。

「孩子是……誰的」

我本不想這麼問,出於對她職業的敏感,我覺得這麼問是沒禮貌的。不過話已出口,也收不回來了。

她使勁的搖頭,

「我也不知道……不知道是誰的……我本不可能……不可能懷孕……因為,因為我天生不能生孩子……」

她嗚嗚的哭了起來,到現在我才明白,她的悲傷不僅僅是因為懷了一個不知父親的孩子,而是因為她天生就不能懷孕,這對一個女人來說,是莫大的悲哀。

「我之前嫁過人,可三五年沒能給他生下孩子,找了大夫看了,說我這是先天性的,根本不可能懷孕,後來就離婚了,我心裡難過,索性就……就干起了這個……都沒有想到,我竟然懷了孩子……」

這種事情我不知道該怎麼勸慰才好,畢竟我才十八九歲,對這種事情毫無經驗。

不過直覺告訴我,之所以三更半夜的來找我,並不僅僅是因為她懷孕這件事情。

「可這事,應該去找大夫呀……」

看她哭的稀里嘩啦,我還是勸慰了一句。

「這孩子不是人的,是鬼的……」

其實我多半已經料到了。

「自從那天晚上,我就一個勁兒的噁心,我還以為是喝了你那碗湯的效果,當天晚上睡覺的時候的確沒做噩夢,我心裡高興。可萬萬沒有想到眼看就要天亮的時候,我的肚子突然使勁的鼓了起來,鼓的特別大,像是懷孕了五六個月的樣子……肚子里還有……一個孩子在動……」

我明白了,他這是懷了陰胎。

懷陰胎這種事情我聽我師父陳浩給我講過。

所謂懷陰胎,就是活人懷上鬼魂的孩子。

這需要滿足三個條件,第一個條件就是這女子必須是極陰的命相,與男子的陽氣相剋,所以天生不能懷上人類的孩子。

第二個條件,她一定是某個女鬼的轉世,這女鬼生前一定是胎死腹中。肚子里的胎兒的怨氣不散,即便是奈何橋的孟婆湯,也無法使他肚子里的胎兒忘記前生,所以會被帶到今世。

第三個條件就是,那女子前世的男人,要在今世找上門,與他她的轉世陰陽合歡,日久天長才會懷上陰胎。

這三個條件缺一不可,而如此看來,秀紅完全符合。

如此,她之前之所以做那樣的噩夢,便有了合理的解釋。

她夢中被那些捕快捉走的男子,應該就是她前世的男人。

想到這兒我不禁後悔了起來,怪自己太過魯莽,如果真的如此,他們是在夢裡再續前緣,而我硬生生的用一碗疑魂湯,斷了他們唯一的念想。

不過現在矛盾來了,一碗疑魂湯,秀蘭已經沒機會記起她的前世的男人了,那麼給一個看似陌生的人懷了孩子,那將是一件特別彆扭又痛苦的事。

「神仙啊,求求你了,幫幫我吧,我該咋辦啊……」

對於這事,其實我熟手無策,不過我不忍心拒絕她,讓她失望,也只好先安慰她,說先別著急,我肯定會想想辦法的。

她半夜趕來,已經十分的疲憊了,我點著了灶台里的火,給她做了一碗餛飩,讓她吃了之後,先到後面我的卧室去休息。畢竟三更半夜的,不能讓她一個人回去。

我便在前面的客廳里,搭了幾張凳子,勉強的躺下,閉目養神。

但我怎麼能睡得著呢?我一直在心裡盤算,直覺告訴我,這種事情,白先生肯定能幫的上忙。他是個神奇的傢伙,看上去油嘴滑舌,沒什麼太大的本事,可卻總能在關鍵的時候,想出關鍵的辦法。

我迷迷糊糊的醒來的時候,外面太陽已經升的老高。坐起身來,聽到後面的廚房傳來細微的動靜。探頭查看,原來是秀蘭在小心翼翼的收拾廚房裡的衛生。

說實話我算然不是個邋遢的人,但這段時間事情多,店鋪里也的確有點亂。

秀蘭幾乎把整個廚房都收拾完了,到處都煥然一心。看來她早就起了。

見到了我站在門口,她的臉一紅。

「我不敢回去,所以想在你這留一段日子,我不會白吃白住的,我可以幫你幹活。」

我自己的心裡有數,我的這家朝陽寺飯店,並不指望營業賺錢,而且我最重要的任務,是收集噩夢,幫助我師父陳浩,在三年後成功出關。

所以多半的時候要出去辦事,這兩個月,店鋪里大多時間都是鎖著門的。所以案例說,也的確需要有個人能在這幫助照看。

但不管怎麼說,留個女人在這,還是多有不便。

本想拒絕她,但看著她那楚楚可憐的眼神,讓我一下子想起梁玉。心裡一算,便點頭答應了。

於是,就這樣,我的店鋪里多了一個女人…… 「沒想到這裡竟然遺留著一尊古鼎,看來上古煉器宗遺址內果然藏著不少機緣!」

何漢卿出聲道。

身為半步玄尊境,雖然他的實力尚不如一旁的費仁,不過其出身天奉城何家,眼力勁並不低。

當下,他也是看出了眼前這一尊「鑄龍鼎」的不凡之處,並非尋常的煉藥爐鼎。

畢竟,能夠被上古煉器宗這等古老宗門收藏的寶鼎,品階可見一斑。

「哥,雖然這尊鑄龍鼎價值不凡,不過這體積也太大了一點,看上去至少重達數十噸….」何莉莉扭頭看向一旁的何漢卿,有些犯難道,「咱們幾個人好像搬不走啊….?」

「這個….」

「倒也是一個難題!」

聞言,何漢卿也是遲疑了一番。

眼前的鑄龍鼎體積太大,至少有數十噸,哪怕幾個成年人合力都難以將其移動半分。

而且,他們手裡的靈戒品階不高,僅是普通的頂級靈戒,並未達到地品,內部空間不足以容納眼前的鑄龍鼎,根本放不下。

地品靈戒一般價值稀有,內部空間也是頂級靈戒的好幾倍,而何漢卿和何莉莉兄妹二人手裡並沒有這等級別的靈戒。

「你們兩個,快過來看。」

就在二人犯難之際,旁邊也是傳來費仁的呼喚聲。

只見費仁靜靜著站在龐大的鑄龍鼎跟前,目光視線正仔細地打量著其中的紋路銘文,眼神閃爍。

「費兄,你這是?」

何漢卿有些疑惑,一旁跟來的何莉莉也是投來好奇目光。「怎麼了?」

「這玩意並不是什麼煉藥爐鼎,而是鑄器靈鼎。」面對二人的不解,費仁咧嘴一笑,淡淡道。

鑄器靈鼎?

二人愣了一下,似乎還有些沒懂。

「是的。」

下一刻,費仁又是點了點頭,不緊不慢地解釋道,「顧名思義,這玩意就是一尊專門打造靈寶法器,甚至是高階靈寶的專用靈鼎。」

「眾所周知,想要打造出一件合格的靈寶,除了煉器師本身實力水平之外,煉器材料,魔核以及凝聚靈氣的爐鼎等等缺一不可。」

「如果不出我所料,眼前這一尊鑄龍鼎便是當年上古煉器宗專門用來打造高階靈寶的鑄器靈鼎!」

說到這裡,費仁的眼神中也是流露出一抹火熱。

常言道,靈丹易得,寶器難尋!

對於一個武者來說,想找到一件適合自己而且威力強大的本命靈寶並不容易。

雖然費仁如今手裡已有地品中階靈寶「碎星刀」,不過碎星刀的品階只能說一般般,算不上世間頂級,更談不上絕世靈寶。

因此,他打算將碎星刀的品階再度提升,令其威力再度暴漲一個層次!

而提升靈寶威力和品階的關鍵,便在眼前這一尊鑄龍鼎身上!

鑄龍鼎,不僅可以鑄造靈寶,而且還能升華靈寶,令靈寶產生新的蛻變!威力大漲!

「這玩意可是一個好寶貝啊,可不能就這麼放在這裡浪費了…!」

費仁心中暗想道。

在一開始看出了鑄龍鼎的不凡之處后,他心裡便是有了讓碎星刀升階的打算。

「費兄,那你打算怎麼做?」

「這尊寶鼎留在這裡,咱們大概率是帶不走了….」

似乎同樣看出了費仁對於鑄龍鼎的覬覦,何漢卿也是十分識趣地放棄了爭奪,開口試探道。

畢竟,鑄龍鼎雖然稀有,不過與他無用。

而且,眼下想要救出何震武,他們兄妹二人還得依靠費仁的力量。

「我自然不會隨身帶著這個巨無霸,沒這個必要,而且也用不著那麼麻煩….」

費仁笑了笑,又是看了一眼身旁的何漢卿以及何莉莉,「我打算先留在這裡,利用這鑄龍鼎的力量將本身靈寶碎星刀升階突破。」

「至於我之前答應你們兄妹的承諾依舊不變,待到碎星刀升階成功,我便跟你們一起去救人。」

「原來如此….」

聞言,何漢卿有些驚訝,隨後臉色再度恢復自然。

原來對方一開始就是沖著利用鑄龍鼎,提升本命靈寶而來。

「沒辦法,這尊鑄龍鼎的靈氣流失嚴重,內部結構和外部鼎身也有大規模的破損,估計用不了多少次,如此寶物可不能白白荒廢在這裡….」

費仁點了點頭,語氣有些歉意道。

並非他不想第一時間去救人,而是機會難得,由於常年歲月流逝,眼前的鑄龍鼎已經殘破不堪,頂多可以支撐靈寶升階一次,然後就會徹底損毀。

如此良機,費仁自然不願放過。

雖然他手裡的碎星刀僅是地品中階靈寶,不過若是經由「鑄龍鼎」磨鍊重鑄,大概率可以升階突破,威力提升數成不止,甚至有可能突破至天品靈寶層次!

噌!

反手抽出身後背負的碎星刀,月牙刀鋒浮現,點點寒芒映照,費仁深吸了一口氣。

「開始吧…!」

鏘!

將碎星刀送入眼前的鑄龍鼎內,費仁體內丹田也是湧現出一縷縷純凈元力,隨後將眼前的鑄龍鼎全部包裹,宛如一團白色的光球。

雖然費仁本身不懂煉器,對於其中門道也一竅不通,不過眼下他手裡有鑄龍鼎,因此將碎星刀重鑄升階,也是小事一樁。

和煉器師利用靈鼎親手打造靈寶不同,尋常武者想要提升自己的靈寶品階十分簡單,只要手裡有一尊鑄器靈鼎。

武者朝著鑄器靈鼎內部灌注自己的元力,接下來靈鼎內蘊含的靈氣便會和武者本身的元力發生共鳴,隨後令靈寶自行蛻變升階。

畢竟,打造靈寶和提升靈寶的難度還是不一樣,後者比較簡單一些,在有著鑄器靈鼎的幫助下,哪怕是費仁這種對煉器之道一竅不通的門外漢也可以自己重鑄升階靈寶。

….

不知不覺中,又是半個時辰過去

嗡!轟隆….!

在費仁的緊張注視之下,通體被元力白芒所包裹的鑄龍鼎也是發出一陣悸動,隨後鼎身大顫,噴吐出大量的白霧。

下一刻,一股強悍的靈氣波動也隨之四溢開來,只見一柄月牙狀的銀月彎刀靜靜懸浮於鑄龍鼎上空,寒芒刺目逼人,刀身鋒利如雪,令人不禁不寒而慄。

「成功了!」

看到這一幕,費仁先是一愣,隨後臉龐上浮現出絲絲狂喜。

。 第1012章迂迴戰術懂不懂

0
0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