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驚雲冷冷:「我親愛的魔后!你莫非聽不懂我在說什麼?」

白雨沫笑:「凡是跟魔界簽了契約的人,就沒有自由可言,這一點,你比我更清楚。」

銀驚雲冷冷:「只要銷毀契約就可以了!」

白雨沫笑:「驚雲,我為什麼要銷毀它,給我一個理由。」

銀驚雲冷冷:「我已經來了!你還想怎樣!」

白雨沫笑:「驚雲,你幹嘛發火,想要我答應也不是不可以,你要陪我一天,還要陪我睡覺,你要考慮清楚。」

銀驚雲想:「看來,勸說是沒用了,只能用美男計。他真的要犧牲自己的清白嗎?對了,西域進貢的迷幻香。」他點上迷幻香,伏身來到白雨沫身邊。

銀驚雲笑問:「你確定要這麼做嗎?」

白雨沫笑:「我等這一天,已經等得很久了。」

銀驚雲溫柔的問:「不會後悔嗎?」

白雨沫笑道:「我永遠不會後悔。」

她的唇一點一點靠近他的唇,就在她即將吻上他的時候,他變被動為主動,慢慢的吻上了她。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他把她放到床上,為了讓戲演得更逼真。

他真的吻了她,不過,他沒有失身,由於一直找不到那張契約。

銀驚雲溫柔的問:「雨沫,契約在哪?」

白雨沫把放契約的地方告訴了他,銀驚雲在她的身上找到的,他把契約給焚燒了,把有關岳紫清的全部記憶都在白雨沫的腦子裡抹掉了。

這樣,他就可以放心的回去了,回到那裡的時候,白雪沫給他端茶倒水,這是什麼情況?讓他有點受寵若驚。

白雪沫討好:「驚雲,星涯讓我幫他求情,他知道錯了,你有任何事情都可以讓他去做,我也一樣。」

銀驚雲笑:「我可以原諒他,星涯要記得你的話,清兒小姐,你自由了,魔后已經不記得你了,我也要把你在魔界的所有記憶都給抹掉。我知道你的擔心,你不是魔后的對手,魔界的事情,我們自己會處理。」

銀驚雲施展了忘憂術,讓岳紫清忘記了這裡的一切。

白雪沫笑:「他們是我的朋友,這裡是一個很美麗的地方。」

韓冰月問:「主人,莫非你失身了?」

銀驚雲不悅:「我用了迷幻香!」

白雪沫問:「什麼是迷幻香?」

韓冰月笑:「西域進貢的一種香,可以使人產生幻覺,但必須是你最愛的人,不然,就算你點上也沒用。」

白雪沫問:「驚雲,可以給我一些嗎?」

銀驚雲反問:「幹什麼?」

白雪沫小聲:「讓清兒進周家,和大師兄見面,見面后,我們點上迷香,為了順利進行,我們必須跟著清兒。」

段星涯鄙視:「這不是君子所為。」

白雪沫笑:「我是女子。」

段星涯涼涼:「這是小人所為。」

白雪沫氣結:「我就是小人!」

韓冰月笑:「星涯,你少說兩句。」

白雪沫問:「清兒,你一定要報仇嗎?這樣的話,你會失去大師兄的?」

岳紫清笑:「我和他有緣無分。」

白雪沫提議:「我們跟你一起去。」

就這樣來到了周府,岳紫清來到牢里,跟周奇見面了。

段星涯追問:「你確定要這麼做?」

白雪沫笑:「當然,而且迷香由你點。」

岳紫清平靜:「師兄,我來看你了。」

周奇反問:「師妹,你是來看我?還是來置我爹於死地的?」

岳紫清問:「他無惡不做,師兄,就因為伯父,害得我和雪沫無家可歸了?」

周奇慚愧:「我替我爹向你們說聲對不起,師妹,你放棄的話,我可以考慮給你機會。」

岳紫清笑:「師兄,換成是你,你會怎麼做?你和他斷絕關係的話,我們可以重新開始。」

周奇笑:「師妹,你高估我了,不管他做過什麼?他始終是我爹,我是不會和他斷絕關係的。」

岳紫清冷笑:「師兄,對不起,我必須報仇。」

周奇笑:「你會毀了沫兒的幸福,她愛的是我弟弟星野,是你搞錯了。沫兒她想清楚了嗎?」

原來是她誤會了雪沫,她從來沒有為沫兒想過,沫兒還沒想清楚,她不能讓沫兒失去幸福。

段星涯小聲:「白小姐,偷聽別人講話不厚道。」

白雪沫氣:「沒有大師兄,清兒不會幸福,你忍心拆散一對有情人?」

段星涯問:「你就不能尊重一下別人嗎?」

白雪沫說:「我是為了清兒好。」

段星涯說:「如果為了她好,就要尊重她,而不是一意孤行。」

白雪沫委屈:「星涯,他說我,還要拆散一對有情人。」

銀驚雲冷冷:「你幹嘛欺負雪沫!她做的對!」

周奇笑:「雪沫,你們進來說話吧!」說完,四個人都進來了。

岳紫清問:「你也要那麼做嗎?」

白雪沫說:「我只想你和大師兄能在一起。」

周奇問:「你為什麼沒離開魔界?你決定了嗎?」

白雪沫說:「我沒想清楚,令牌和兵權沒拿到,我是不會離開魔界的。」

周奇反問:「拿到又怎樣?你斗得過魔后?你可知星野也在魔界?」

白雪沫說:「大師兄,我覺得一定會有辦法的。」

周奇淡淡:「那你可知,魔后就是白雨沫,她已經今非昔比了。」

白雪沫說:「正因為是這樣,我才要去阻止她。」

岳紫清笑:「沫兒,我的幸福就交給你了。」

周奇笑:「我管不了你了,回去和星野談談吧!」

白雪沫問:「師兄,那你和清兒呢?」

周奇淡淡:「管好你自己,不要亂點鴛鴦譜了。」

段星涯涼涼:「活該!」

白雪沫委屈:「驚雲,星涯他說我。」

銀驚雲冷冷:「向雪沫道歉!」

段星涯說:「對不起,我錯了。」

白雪沫說:「我不會接受你的道歉的。」

銀驚雲冷冷:「不會接受的。」說完,韓冰月跟著點點頭。

周奇問:「為什麼不告訴雪沫?」

銀驚雲說:「你們先帶沫兒回魔界。」說完,兩個人帶雪沫回魔界了。

周奇說:「你這是欲蓋彌章。」

銀驚雲笑:「我不想讓她知道,但是你告訴她了,我也沒辦法。」說完,他就走了。

雖然銀驚雲已經有魔后了,他的心裡除了雪沫,容不下其她人了,雪沫對他來說一定非常重要。自己不也一樣嗎?

白雨沫不是省油的燈,怎麼樣才能讓雪沫不受到傷害,他首先得從牢里出來,然後進入魔界。銀驚雲回來的時候,看見了烈焰。

烈焰問:「雪沫,你找我?」

白雪沫反問:「你怎麼知道是我?」

烈焰笑:「只有你會用這種笨拙的方法找人。」

白雪沫說:「我已經知道雨沫就是魔后了。」

烈焰笑問:「所以呢?」

白雪沫疑惑:「你都不吃驚嗎?」

烈焰笑:「沒什麼好吃驚的。」

白雪沫說:「焰,你配合我演戲,讓雨沫知道你也敵視我。」

烈焰問:「是現在嗎?」

白雪沫笑:「是的。」

烈焰冰冷的問:「白小姐,你為什麼要來魔界?既然你不喜歡主人,把他讓給你妹妹了。你為什麼還要來纏著他?為什麼你什麼事情都要來找他?你這算什麼?玩弄別人的感情嗎?你從來沒有考驗過別人的感受?」

韓冰月走過來,冷冷:「烈焰!你管得太多了!你不喜歡雪沫!不想看見她!可以繞道走!何必出言傷人!我也不想看見你!」

段星涯說:「烈焰,同樣,我們也不喜歡魔后。」

銀驚雲冷冷:「雪沫!從來沒有傷害過任何人!」

烈焰冷冷:「她現在就在傷害她的親妹妹!她這是橫刀奪愛!」

銀驚雲冷冷:「魔后從來沒有得到過我!何來的橫刀奪愛!烈焰!請你說話注意點!」

烈焰冷冷:「白小姐!這是你想看到的嗎?」

銀驚雲冷冷:「烈焰!請你立即離開!」說完,烈焰就走了。

。 葉秋站在原地一陣失神。

張莉莉走了,與她一起離開的,還有曾經那份最單純最真摯的情感。

葉秋知道,有些人和有些事,終究會在時間的洪流中消逝,再也不會回來……

他和張莉莉之間的恩怨情仇,也會到此結束!

「媽,我是不是太心慈手軟了?」葉秋輕聲問道。

剛才他一度起過殺心,可最後關頭,他下不了手,決定還是給張莉莉一條生路。

「秋兒,你做的對。」錢靜蘭鄭重的說道:「畢竟你和她曾經相戀過,雖然她做了很多錯事,但是你不能無情無義。」

「說起來,你還要感謝張莉莉。」

「如果沒有她的背叛,你不會成長的這麼快。」

確實,如果張莉莉沒有背叛他,那葉秋未必會有現在的一切。

「不提她了,反正以後不會在江州看到她。」葉秋轉過身看着錢靜蘭,關心的問道:「媽,您身體怎麼樣?受傷的地方疼不疼?」

錢靜蘭微笑道:「不疼了。」

「那待會兒我送您回家?」葉秋問。

「不,我不回家。」錢靜蘭說:「我要住院。」

「住院?」葉秋一愣。

以往錢靜蘭身體不舒服,葉秋讓她去醫院她都不去,非要硬扛着,害怕花錢。

何況,葉秋已經幫錢靜蘭治療了,她的身體已經沒有大礙。

怎麼還要去住院?

「媽,您的身體沒什麼大問題,不需要住院,回家靜養幾天就好了。」葉秋說。

錢靜蘭固執道:「我就要住院。」

「媽,您以前不是不喜歡住院嗎,現在怎麼……」

「別問那麼多,待會兒送我去醫院。」

錢靜蘭很固執,非要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