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麻雀伶著金色的大刀,照著歐陽慧倫的腦袋後面就砍了過來。

它下手得麻利無比,顯然,不是第一回這麼幹了。

那可是聖獸天賦技能發出的金光融合的大刀,威力很大的。

嘭嘭嘭…….

夾雜著氣流音爆聲,金色大刀轉瞬間就砍到了歐陽慧倫的腦後,眼瞅著就要被一刀兩斷。

突然,歐陽慧倫睜開了雙眼!

這一刻,他的嘴角詭異的一勾,丹田內,真氣濃霧**起來。

「鏘!」

游龍刃突兀的出現,擋在了腦後與金色大刀撞在了一起。

一陣火花帶閃電!

游龍然上面布滿了淡淡的金紅色火焰,恐怖狂暴的力量,瞬間爆發開來。

游龍刃直接化作成一柄烈焰焚刃,噹的一聲,將金色大刀直接砍成了粉碎的金點。

金麻雀也被那股狂暴的力量,直接掀飛,狠狠的被撞擊出去。

「你……你……突破了?」

金麻雀目瞪口呆,一臉不可置信的詢問。

實在想不通這貨到底怎麼做到的,也太變態了。

本來,在突破之前就不是對手,要不是本命之火金焱焰,早就被按在地上摩擦了。

現在,這貨突破了,就更不是對手了,這還打個毛線。

然而,最令它感到恐懼和憤怒的是,這貨竟然將它的本命聖火給煉化了,損失慘重。

這也太逆天了!

「呵呵,這還得感謝你啊!」

歐陽慧倫緩緩站了起來,面對金麻雀玩味的一笑。

背負著雙手,雙眸眼底閃過一絲蔑視看著金麻雀。

現在的焱心炎火晉級異變之後,其強大程度一點也不比這鳥本命聖火現在的程度差。

這麻雀,對於現在的他來說,已經沒有任何的威脅可言了。

金麻雀瞬間炸毛,那源自於骨子裡的驕傲,立馬爆發了出來。

===

目光閃爍,一張鳥臉漲的通紅的冷哼道:「哼,你不過就是一個三化境而已,哪怕就是突破也才區區半步武王境,怎麼可能煉化掉我的本命聖火,肯定是虛張聲勢,用寶物暫時壓制封印了而已。」

在正常的情況下,金麻雀的這個判斷,是絕對正確的。

從來沒有一個凡人,在這貧瘠的大陸上,能夠煉化傳說中的聖火的。

然而,歐陽慧倫是普通人么?這也造就了金麻雀的眼光出錯。

歐陽慧倫太過特殊了,憑藉區區凡人之體,一步步走到如今堪比仙體,中品仙器的程度不說。

現在,體內血液中突然爆發出傳說中的聖級至尊血脈,這才於生死一線中最終熬練過來的。

雖然目前再度的沉寂下去消失不見,但遲早有一天能夠真正覺醒血脈。

「哼,你大可一試?」

歐陽慧倫輕哼一聲,平靜的直視金麻雀,沒有一絲的波瀾。

「少在這虛張聲勢,你真當本座不敢嗎?」

金麻雀大怒,爆喝一聲,一對小金翅振臂一展,眨眼間就衝殺上前。

這次一雙利爪中各自伶著一柄由血脈天賦金光凝聚的金色大刀,照著歐陽慧倫的腦門就是一頓猛砍。

一頓操作猛如虎,聲勢極其浩大!

「我砍,我砍,砍,砍……」

金麻雀很是傲嬌,發起狂來,威力頓時又增加了兩成。

可是,有用嗎?

面對金麻雀的這頓猛虎搔操作,歐陽慧倫毫無懼色,眼底平靜看不出一絲波動。

只見歐陽慧倫雙眸一沉,手握游龍刃,異變的金紅雙色焱心炎火覆蓋全身形成火焰鎧甲。

游龍刃上也滿是金紅火焰,爆發出無比熾熱的恐怖高溫,一刀橫斬直接壓了過去。

同時,歐陽慧倫施展出久未動用,已練至圓滿程度的迷蹤步,這讓他不僅身法詭異,而且速度極快,達到了一個全新的速度層次。

「鏘!」

帶著金紅火焰的游龍刃,此刻輕盈的像是一道金紅的閃電,直接懟上了兩柄金色大刀。

剎那間,恐怖的高溫、鋒利的氣息陡然爆發出來,宛如刀切豆腐一般,將那兩把金色大刀,硬生生的一刀兩斷。

之後,游龍刃餘威不止,砍向金麻雀;雖然金紅色火焰暗淡了一些,可依舊強勢無比的斬了過去。

噹!

刺耳的爆響帶起火花!

游龍刃砍在了金麻雀小小的身軀上,余鋒將金麻雀腦袋頂上那一撮金毛都砍得飄落了一根。

只聽金麻雀慘嚎一聲,如同斷線的風箏,一下子橫飛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形成了一個大坑。

。 凡楊一直在想一個問題,如果讀書可以明智,是不是說可以在網上讀,就是不知道這樣的效果是不是一樣的,如果不一樣那自己就得搬家了,這個地方可放不下這樣多的書,總不能自己天天去圖書館吧!

現在自己還是一個孩子,雖然對自己來說一點都不比成年人差,並且還比他們要強上無數倍,可是在一般人眼裡自己就是一個孩子。

「如果自己的行為太過怪異,或者說太過獨立獨行,那就成了普通人眼中的異類,雖然自己不在意,但是對自己融入這個世界就不那樣友好了。」

如果自己只是喜歡藏書,那別人不會覺得有什麼,但是現在這房子,明顯支撐不了這個想法,房子還是太小了,不適合做藏書館,並且如果自己猜的沒錯的話,原稿對提升精神方面的會更有效果。

看來自己得換地方了,這裡還是太小了,並且隱私也不能保證,雖然自己能做到不讓別人發現,但是有些東西,如果有心人一查,就會知道一些蛛絲馬跡,從而推斷出一些東西,就像前天那兩傢伙點的外賣。

「雖然別人不當著自己的面說,但是這事明顯瞞不住,這樣的怪異行為一次還好,總能找理由搪塞過去,但久了總會查覺到一些不同的東西,何況這房子突然發現有些太顯眼了。」

如果只是一般的房子,可能別人好奇心沒有那樣重,自己以前在修行界,在自己家是想到什麼就做什麼,而在這裡明顯就不可以,雖然離別的房子有一段距離,可出門這些還是有些不方便,並全這二寵好像在這裡也有些不太合適。

自己帶的食物也得補充,但這裡明顯不適合栽種,如果用陣法的話,明顯不引人注目,或者說真實幻陣自己還沒有能力布置出來。

「看來真的得另選地方了。」

想到這裡對二寵說道:「貓小妹,還有狗子,我給你們一個任務,你們今天就不用跟我去學校了,這個任務事關我們以後生活的問題。」

「小主人,不會是你太菜了,怕讓我們發現了,特意支開我們吧?」

不是,是我才做飯時,發現有些食物的問題,我們不能坐吃山空,也不能回去修行界進貨吧!

「所以只能自己種植,但是這裡明顯不合適,我可布不出真實幻境,如果我布置陣法的話,外面總能看出不同,所以為了不引人注目只能換地方。」

還有就是,雖然我們平時小心隱藏,但是總會無意間露出一些駭人的舉動,經過這幾天的了解,沒有發現超越一般人的存在,或者說有,但是沒有展現在世人面前。

「所以你們如果不想天天讓別人關注的話,最好可以換一個地方,這樣我們平時也不必要偽裝凡人那樣累。」

如果不在這裡,就算你們在點外賣也不會引起太多人注意,你們的任務就是到這四周去看看,有沒有合適的山。

雙慶市別的不多就是山多,也是山城的由來,對於找到合適的山頭這點,對於二寵來說並不算太困難,所以凡楊並沒有放在心上,交待下去后就安心的做起早飯。

凡楊,現在最後在問你一次,你確定了要做測試。

「當然!老師不是都說好了嗎?你不會以為我只是說笑的吧!」

那好,這是你自己的選擇,不過就算你沒有考好,老師也不會多說什麼,不要有太大的壓力,相信其它科的老師也不會介意的。

因為這次有些特別,每一場都會有三個老師同時監督,每一場都會有不同的三個老師,並且全程開著監控,你明白我說的是什麼意思嗎?

「就是說不能作弊唄!老師我語文成績和理解能力都不差,所以不必特意說明。」

不是,我是想說的是,欲戴皇冠必承其重,你想要特權,那就得、經得住考驗,楊敏微笑的說道。

聽到楊敏這樣講,幾個科任老師也跟著笑了起來,心想到這娃還是太年青了啊!要知道這個世上就沒有老師解答不了的,雖然不可能都是正確答案,但老師總能找到理由。

這樣,你覺得什麼最有把握就先考什麼,楊敏微笑的說道。

凡楊想了一下覺得都差不多,先考什麼都一樣,於是說道那就先考語文吧!

聽到凡楊這樣說,楊敏笑著說道好的,陳老師那就麻煩你先將數學考卷拿來吧!

「什麼(⊙o⊙)…,老師我說的是語文,不是數學啊!凡楊有些不解的問道。」

哦,反正都要考,所以先考什麼都無所謂的吧!

那您剛才還問我是什麼意思。

我就只是問問,你別當真,你要考什麼都是隨機的,不然有人會覺得我和你是同夥。

「老師你確定是隨機的,為什麼我感覺是你定的呢!明明你這樣做更像是同夥。」

別廢話快考試,你以為我們時間很多嗎?

好吧!其實我考試也用不了多少時間的。

別說話,說著陳老師就將卷子放在了凡楊的桌上,就這樣四個老師,外加四個設像頭同時看著凡楊考試。

其實本來這次完全可以就二班的幾個老師做測試就可以了,可是因為凡楊的事這兩天全校老師都傳得越來越神奇,所以大家在知道這事後,都特別的關注,別的事他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凡楊是校長引進來這事是確定了的。

並且這事還鬧到了校長那,平時都不在學校的校長,今天居然破天荒的來到了學校,還一直坐在監控室。

其實吳也很有些好奇,自己只是幫老友的一個忙,讓一個學生到學校上學,對於初一的學生來說這事並不是太難,所以也就同意了,只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學生和他想像的有些不太一樣。

「才上學第一天就膽敢提出要特權,可以上課睡覺的人他還是第一個,從老友口中得知這孩子不一般,雖然沒有具體的信息,能從自己老友口中得知不一般,這信息量就足夠大了。」

在得知對方今天要做的事,他突然來了興趣,所以一大早特意跑到了學校,為了不讓別人覺得他開後門,他都沒有親自到考場,而是坐在監控室。

對於剛才楊敏和凡楊的對話,吳只是笑了一下,而邊上的楊震華卻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這孩子真是的,和一個小孩子還耍這方面的心眼。

吳卻道:這樣挺好的,我覺得小敏不錯,雖然才從學校畢業,不過活力實足哈哈哈哈。

對了這些題都是哪來的。

哦!這個聽說是集學校各科老師而合成的卷子,就算是老師們也不知道具體的內容,最多知道自己出的題是什麼,而且為了沒有作弊的可能,今天早上各位老師才將自己出的題拿出來,所以基本上排除了作弊的可能。

「喲豁,這次他們這樣齊心,還真想不到,平時不是誰都看不慣誰嗎?」

校長這次不一樣,其實他們都是想看你的笑話,楊震華說完還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吳並沒有生氣,而是笑著說道:看來以後得多來學校了,看來大家對我的意見還是很大的嘛,不過你說這孩子是真材實料,還是虛張聲勢。

「這個、校長您不是比我更清楚嗎!他不是你安排到學校的嗎?」

這會吳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雖然凡楊是他安排的,但是具體的他也不太清楚啊,誰知道這孩子會鬧這一出,為了不尷尬吳轉移話題道:恩這次我來學校有兩件事。

一、件就是眼前這事,這孩子是我引進來的,於公於私都要來看看。

二、就是競賽的事情。咸陽,章台宮。

卓潼戰戰兢兢地站在台下,連頭都不敢抬。他不明白,好端端的秦始皇為何要千里加急命他趕赴咸陽?還說有十萬火急的大事急召他入宮,命他以最快的速度來咸陽,不得有誤。

來的路上卓潼是忐忑不安,生怕秦始皇就把他給撒咧。亦或者說,又開口找他要票子。上次秦始皇獅子大張口,幾

《大秦:開局錯把秦始皇當爹》第153章記住了,這鍋你背好! 一座山林里,兩個孩子正對戰的激烈,但很快的,對面的男孩就敗下陣來,看起來有些不服氣,也帶着幾分懊惱。

「我就說你打不過我吧?」說話的是一個女孩子,看起來已經十歲左右,一雙丹鳳眼微微上挑,眉宇間帶着與生俱來的妖嬈。她雖然還小,但是身段已經是非常好看了。精緻的五官,似乎不是人間煙火,再加上眼中透露出來的慵懶,更添了幾分與眾不同的氣質。

對面的男孩看起來要比這小女兒大一兩歲的樣子,他緩緩的看着對面的女孩,眼中帶着幾分化不開的溫柔:「璃兒,你太厲害了。」

沒有半點的不服氣或者是氣急敗壞,有的只是那慢慢的溫和。

夜白赫擋在夜白璃的面前,看着藍櫟淵:「你天天和我家璃兒對戰是什麼意思?」

藍櫟淵摸摸後腦勺,笑的燦爛:「沒什麼意思啊,我只是想知道我什麼時候才能超過璃兒。」

夜白璃笑的沒心沒肺,對於藍櫟淵的感情,不好意思,她還真不知道。

「哼,你不會超過我家璃兒的。」夜白赫看着藍櫟淵,怎麼想怎麼不喜歡這個藍櫟淵:這是想要直接把他們家可愛漂亮的小璃兒拐走的節奏嗎?做夢!

作為一個哥哥,他才不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藍櫟淵也不甘示弱:「我一定會超過璃兒的!」

眼看這兩個少年又要吵起來了,夜白璃一人踹了一腳,這才阻止了他們。要說這夜白璃的性格,還真真是把藍曦若的特性遺傳了個遍。

聰明、果斷,有時候少根筋,暴力又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