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自己滅了山魈一族,這東西對他是恨之入骨的。

  • By admin
  • On 2022 年 9 月 22 日
  • 0 Comments

現在它抓了葉清凝,絕對不會有什麼好事。

暗河一側的岸邊,葉清凝被一條藤蔓吊了起來,她雙腿凌空十幾米,而她的腳下,則是一些尖利無比的鐘乳石。

如果她從這上面掉下來,勢必會被下面的鐘乳石給穿個透心涼。

陳宇從水中一躍而起,看著掛在半空中的葉清凝,他舉步向前,就要救下她。

突然,他停住了腳步,因為山魈王就掛在半空的石壁上,它手中舉著一根漆黑的石英,這根石英是被他打磨過的,尖利無比。

他手中的石英刺指著葉清凝上方的藤蔓,翻白的眼睛注視著陳宇,一副威脅的樣子。

他的意思已經很明白了,只要陳宇敢再動一下,它就毫不猶豫的挑斷藤蔓。

「陳宇,你不要管我,你快走。」半空中的葉清凝嘶聲喊道。

陳宇手中抓著離塵,這種情況確實挺為難的,因為他不確定自己能不能在葉清凝落下的時候全力救下她。

山魈王嘶吼了一聲,注視著陳宇。

它翻白的眼睛看向陳宇手中的離塵,因為它數次被離塵所傷,所以它現在看向離塵的目光有些畏懼。

它嘶叫著,手中的尖利指著葉清凝,一臉威脅的樣子。

它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就是要讓陳宇丟掉手中的離塵。

陳宇當然明白它的意思,於是他緩緩的放下了手中的離塵,向前走了幾步。

他雙手一攤,示意自己手中並無武器。

「陳宇你幹什麼?你瘋了,你快把劍拿起來。」葉清凝尖叫著。

「沒事,放心吧。」陳宇向她微微一笑,以示安慰。

山魈王見陳宇手中的離塵放下,它在石壁上幾個跳躍,重重的落在地上。

它的身形高大,比陳宇高出很多,它手中提著石英刺,圍著陳宇轉著。

陳宇的目光注視著它,他不相信這傢伙會和自己公平決鬥,因為葉清凝的威脅沒有解除。

突然,山魈王猛的向陳宇撲了過來,它在向陳宇撲的同時一隻手抓起一片鋒利的石片,向半空中的藤蔓扔去。

這鋒利的石片能瞬間把藤蔓切斷。

陳宇要阻止藤蔓被切斷,就兼顧不了這傢伙的攻擊,這東西的智商很高,它就是要陳宇兼顧不了。

但是沒辦法,陳宇只能先救下葉清凝,陳宇一躍而起,手中多了幾顆石子,他手中的石子向上一揚,啪啪,擊掉了飛向藤蔓的石子。

但是與此同時山魈王撲了過來,它吼的一聲,龐大的身軀把陳宇撲倒,然後揚起手裡的石英刺,猛的刺穿了陳宇的肩膀。

。 姜松打開門,連人都沒見到,一低頭,才看到坐在地上的姜貴,他嘴角抽了抽:「姜貴,大晚上的,你不睡,別人還要睡呢?」

現在的姜貴,哪還有讀書人的樣子?

「姜松,弟弟啊。」姜貴看到姜松的時候,直接就抱住了他的腿,說:「弟弟啊,能救我的,就只有你了。」

「鬆手。」

姜松板着臉,道:「我們早就簽了斷親書,你的事,我管不著。」

「弟弟啊,我有一個天大的秘密要告訴你,只要你給我一百兩銀子就行。」姜貴抓着姜松的手,說出來的話,把姜松嚇了一跳。

寒風凜冽,姜松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呢。

「要不,就八十兩,五十兩也行。」姜貴看姜松不說話,還以為他覺得錢太多了呢,他緊緊抱着他的腿不撒手說:「姜松,這秘密絕對值這麼多錢,我不會騙你的。」

姜貴發福的臉,在月光下,顯得胖胖的,襯的他本來就不大的眼睛更小了。

姜松板着臉不說話,看着姜貴,心底猜測著姜貴想說的是什麼。

「我的秘密要是不值這個錢,天打雷霹。」姜貴看他不相信的樣子,着急了,發下重誓。

「那行,你說說看。」姜鬆開口。

姜貴道:「那不行,你得答應我,給我八十兩。」他伸出手,比劃了一個八字。

姜松早就不是那個被姜家擺佈的兒子了,他涼涼的說:「那我不聽了。」

「姜松,事關你身世的事,你確定不聽?」姜貴挑眉,他道:「姜松,我知道,你不喜歡老薑家,更不喜歡爹娘。」

姜貴說完,篤定的看向姜松,這個秘密,姜松一定會感興趣的。

「我是爹娘的兒子,娘在後山的大松樹生下來的,村裏人都看到了。」姜松淡淡的回答著,他曾經也懷疑過,明明他和姜貴都是兒子,姜貴是寶,他就是根草。

「那是我親弟弟姜松。」姜貴咧嘴一笑,看到姜松明顯變了的神色,瞬間就得意了起來,說:「我餓了。」

「我現在餓的肚子疼,不能告訴你真相了。」姜貴借力站了起來,跟着進了院子,看到姜松的院子,他酸酸的說:「姜松,你現在日子可真是越過越好啊。」

姜松睨了他一眼,說:「大晚上的,家裏沒吃的。」

「煮麵啊什麼的都行的。」姜貴坐在大廳里,冷的直哆嗦。

方翠英穿戴好出來,將火也帶了出來。

姜貴看到方翠英的時候,眼睛亮了起來,說:「弟妹啊,你快去煮點吃的給我,我快餓死了,有肉嗎?我想吃肉。」

方翠英沒回,只是看向一旁的姜松,姜松點頭,方翠英才去廚房。

姜松坐在椅子上,打量著姜貴明顯被打了的樣子,說:「你這是被打了?」

「唉。」

姜貴嘆了一口氣,說:「娘現在只有大孫子,哪還有我這個兒子的存在。」

姜松眼觀鼻,鼻觀心,對於這個話題,就當作沒聽到。

從小到大,不管是姜栓柱還是蔡婆子,他們兩個眼裏都沒有他的存在。

姜貴還想說什麼,見姜松鎮定的坐在那裏,他也閉嘴不說話了,等方翠英把面煮出來,看到面上前擺着的肉,他深吸了一口氣道:「弟弟啊,弟妹啊,你們就是實在。」

姜貴大口吃着面,好久沒吃上肉了,這會吃上了肉,別提有多香了。

姜貴吃飽后,才道:「你不是我親弟弟姜松,我親弟弟姜松早就死了。」

姜貴打了一個飽嗝。

姜松臉色一變,盯着姜貴,「我不是姜貴,那又是誰呢?」

「銀子。」姜貴朝着他伸手,道:「我告訴你一個這麼大的秘密,你是不是該給我銀子?」

姜貴一臉得意的說:「要不是我告訴你,你這一輩子都別想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世。」

方翠英剛將火盆燒起來,冷不丁的聽到姜貴的話,她手中的火鏟都差點驚掉到了地上。

姜松不是公公婆婆親生的?

雖然很不可思議,但方翠英還是很相信的,公婆待姜松從小到大就不好,一點都不像是親生的。

「八十兩沒有,十兩倒是有。」姜松看了他一眼,直接丟了十兩銀子。

姜貴氣的呱呱直叫,說:「姜松,你也太小氣了!我告訴你一個這麼大的消息,這麼天大的秘密,就給我十兩銀子?」

「不然你以為十兩銀子能從天上掉下來?」姜松睨了他一眼,那眼神似乎在說:給了你十兩銀子就不錯了。

「不行,這太少了,你不想知道你親爹娘是誰嗎?我要不告訴你,你怎麼查?」姜貴眼珠子一轉,道:「你連我親弟弟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也不知道我爹娘到底從哪裏把你抱回來,你說,三四十年過去了,你還能找到線索嗎?」

姜貴的眼睛眯了起來,說:「找到你親生爹娘,七十兩,不過分吧?」

姜松垂著眸子,沒看姜貴。

一旁的方翠英腦子裏亂糟糟的,也沒說話,只是悄悄打量著姜松。

「親生爹娘,我為什麼要找?說不定,他們就是故意把我丟掉的。」姜松的話,把姜貴給氣壞了,他道:「胡說八道,他們才不是故意把你丟掉的呢,他們是……」自身難保!

後面的話,姜貴沒說出來,他捂著嘴,看着姜松道:「你別想套我的話,我告訴你,沒錢,我什麼都不說。」

「三十兩。」姜松直接砍了一半的價格,他盯着姜貴道:「我要你告訴全村人,我不是姜家的孩子。」

「那不行,你這錢也太少了。」姜貴看他想要知道,頓時道:「八十兩,要我多幹活,這錢也得加,對吧?」

「那你就自個去掙吧。」

姜鬆開口趕人說:「時間不早了,你趕緊回去,我也困了。」

姜松說着,打着哈欠,先讓方翠英進屋。

方翠英不放心,看向姜松,就差一步三回頭的。

「姜松,說你是村裏最有錢的人也差不離了,你怎麼就這麼小氣?才八十兩而已,你怎麼可能拿不出來呢?」姜貴被姜松推著往外走,氣極敗壞,他的銀錢啊!

。 活動現場亂糟糟的,李安安堵住耳朵「我很好,沒事。」

「那就好。」

韓毅掛斷電話。

救護車先一步抵達

瞿佳已經被抬上車,因為失血過多昏迷,醫生在止血急救,救護車往最近的醫院,呼嘯而去!

韓毅帶著人進入會場,直奔女衛生間,現場被封鎖,警察在提取證據。

「隊長,監控都被破壞了,找不出兇手。」

一個警察過來說。

韓毅「問一下,有沒有目擊證人,查找嫌疑對象!」

「是。」

大廳,所有人坐立不安,警察在問話,問了一圈沒目擊證人,之後就必須放這些名人離開,畢竟今天這裡的明星代表了整個娛樂圈,不想到時候警察局電話被打爆。

「警察同志,我們可以走了嗎?瞿佳出事可和我們沒有任何關係!」

一個大牌明星說話,作為明星很相信運氣,今天來參加活動,遇到了這種事,真是晦氣。

「是啊,我們可沒有離開座位,和我們一點關係也沒有,讓我們走。」

「對,等會兒我還要拍戲,耽誤了,你們賠得起嗎?」

衣著華麗的男男女女吵嚷著要離開。

警員無法維持秩序,只能問韓毅。

韓毅看到妹妹在人群里很安全鬆口氣,剛想點頭。

有人說話了。

「剛才李安安和瞿佳起衝突,怎麼沒人提呢?所有人都健忘了。」

李安安順著人群看去,看到了何以晴。

她站在角落,她用最無害的神色說最可怕的話,李安安一直疑惑,自己哪裡得罪她了,還是說她真是那種清高看不得一切虛偽的女人,要為瞿佳出頭。

何以晴的話在人群炸開了鍋,一個個看著李安安的目光不對勁。

「是的,剛才她們兩個因為項鏈起衝突了,不會因為這個吧,太可怕了!」

不知道誰又來了一句,但李安安找不到人,太多這種喜歡背後搞動作的小人了。

「警察同志,是有這麼件事。」

最後說的人越來越多,他們臉上無辜又正義。

韓毅皺眉,很想說幾句,但最後抿唇。

「詢問一下。」

他讓身邊的警員記錄。

因為他要避嫌,才對妹妹是最好的,而且他不相信會是妹妹做的。

警員詢問。

李安安把經過說了一遍。

她說得很詳細,也說明了,自己的項鏈是真的,沒必要針對瞿佳。

警員把她的話記錄下來,他去看這位明星,人非常美麗,禮服很整潔,還是白色的,沒有血跡,應該不是她。

但他們辦案要靠證據說話。

但目前來說,她是有嫌疑的。

吳秀文幫李安安證明「她說的都是真的,而且兩人也沒有起衝突,就是證明項鏈的真假而已!」

已經發生了不好的事了,她不想再出波折,現在只希望瞿佳沒事,被救過來。

0
0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