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領看向四周,這才意識到魔晶炮都被調走了。

他定睛一看,不但魔晶炮都被調走了,而且城牆上的人也都被殺了個小半,至少他的面前是沒有站着的了。

城牆上竟然憑空多出來了這麼多敵人!

統領眉頭一皺,突然感覺自己脖子一涼,便看到自己的身體離自己越來越遠,一道鮮血柱如同噴泉般衝天而起。

然後他就沒有意識了。

古老收回自己的手,魔力一震,上面的鮮血便被震飛。

「黃沙城主果然在北門嗎?」

古老眼睛微閉,背後憑空生長出來一對透明的翅膀,他雙腿微微弓起,背後雙翅急速震動,便朝着北門急速飛去。

早先進入城中的黎光成員沖入城牆洞中,打開了城門,將羅空他們放了進來。

羅空他們怒吼著衝進城裏,如同摧枯拉朽般地掃蕩著所有敢於出手阻攔他們的人。

黃沙城城主正在積極地用魔晶炮與魔獸山脈里的遠程火力支援部隊對轟,黃沙城城牆上的五十多門魔晶炮與魔獸山脈里的四十六門魔晶炮在半空中交織出一片密集的光雨,熾熱的溫度讓下方衝鋒的黎光成員大汗淋漓。

江源他們在付出了一千多人的傷亡代價后,成功地突進到了城門下。

只見江源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了一門魔晶炮,對準了城門。

黃沙城主在城牆上看見這一幕,只嚇得寒毛豎立。

「快!魔晶炮口向下,不要讓這群人殺進城來。」。

但是天不隨人願,修建黃沙城的人一定沒有經驗,這麼高的城牆竟然連一點坡度都沒有,這樣城牆下方就形成了很大的死角,也就是所謂的燈下黑。

這給了江源他們機會,他們就縮在城門洞子裏,將魔晶炮貼近了城門。

江源他們在為魔晶炮安裝魔核,他們用的是白銀級的魔核,每發一次炮就要消耗兩三顆魔核,用來換取相當於黃金一星的一擊。

城牆上好像突然安靜了下來,白銀級魔核落入炮彈槽里的聲音清晰地傳到了黃沙城主的耳朵里。

「快把城門打開!所有黃金級統領都下去阻止他們!一旦城門失守,就全完了!」。

話音未落,又是一輪紫色光柱從魔獸山脈邊緣飛來,黃沙城城主連忙縮回頭去。待光柱消失露頭回敬對面一輪炮擊。

江源他們將魔核裝填完畢,操炮手隨即引動精神力引信,魔晶炮立刻開始將能量蓄積在炮口。

「吱呀」一聲,城門被打開一道小縫隙。

一隻眼睛在小縫隙里瞄來瞄去,突然,他看見了一團紫色的能量,正在變得越來越熾熱,越來越明亮。

他意識到了那是什麼,他驚恐地想向後面的同伴傳達他所見的,可是他吱吱呀呀地說不出來。他的臉龐都被嚇得扭曲了。

一道紫色的光線衝破城門,蠻橫地摧毀了沿途的所有物體。

那人的表情定格在了臉上,他化成灰燼之前還是那副驚恐的樣子。

(本章完)

。 專業的人,才清楚如何在短時間內,將一件事以最低的成本,最短的時間完成。

嬴政心裡清楚,他擅長的是駕馭群臣,執掌大秦帝國,而不是事必躬親,親自治理一方,亦或者率領大軍出征,戰無不勝攻無不克。

如果說他是統帥,嬴政也就是一個廟算型統帥。

有道是,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如是而已。

便是這個道理!

他的才華是駕馭整個大秦帝國,茫茫大秦之中人才輩出,這一世,他不想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有太多的事情沒有做,嬴政目下最缺的便是時間。

而最容易聚集大秦國力,讓大秦帝國猶如精密機器運轉唯一的辦法便是讓大秦帝國的各大官署動起來。

事必躬親的並非是好帝王,這個天下,從來沒有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帝王,只有這樣的臣子。

他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去部署,需要去完成,所以,嬴政開始逐步放權。

他不想將自己的時間浪費在一些瑣碎的事情上,這些事情,在大秦帝國之中很多人都能做,並不是非他不可。

作為大秦帝王,他只需要在大致上掌控這輛超級戰車的大方向即可,這輛戰車由無數的官吏,官署組成。

心中念頭萬千,一瞬間他想到了很多,彷彿在這一瞬間,一眼望穿千年時光。

「這一世,朕要為大秦保駕護航,讓這個天下也清楚,我大秦萬世永昌。」

語氣幽幽,在書房之中響起,聲音回蕩,一時間此起彼伏不斷,猶如錚錚誓言。

大秦只有在他的手中,才能發生徹底的變化,大秦帝國成立,乃是始皇帝以大秦兵威,強行將六個不同的國家融合在一起。

風俗習慣不同,信仰不同,文字,教化各不相同。

真正的想要整合在一起,是一件極其難的事情。

而這件事,也讓嬴政有些焦頭爛額,得到了李康的記憶,嬴政方才看到了一線希望。

……

「臣頓弱拜見陛下,陛下萬年,大秦萬年——!」就在這個時候,頓弱走進了書房,朝著嬴政肅然一躬,道。

頓弱不僅是典客,更是大秦最大的暗中勢力黑冰台的執掌者,權勢滔天。

但是從一開始到現在,頓弱對於嬴政的敬畏,一如既往,從來沒有絲毫的張揚跋扈。

越是執掌黑冰台這等暗中勢力,頓弱越發清楚嬴政的深不可測,而且如今的嬴政身體大好,大有返老還童的徵兆。

曾經的嬴政身體早已經腐朽,更加上服食丹藥,早不可挽回了,鬚髮也開始斑白。

但是,如今嬴政肚子沒有了,身體健康,更是頭髮烏黑濃密,別人可能以為是太醫署的手段。

執掌黑冰台的頓弱心裡清楚,嬴政的身體康復,以及鬚髮再一次變黑,這與太醫署沒有關係。

正因為如此,頓弱對於嬴政心中更加的敬畏了。

望著眼前神色恭敬的老臣,嬴政也是感慨萬千,大秦帝國有今日,全靠一批頓弱這樣的人。

「愛卿不必多禮!」

虛扶一把,嬴政對著頓弱微微一笑,道:「坐,朕今日找你,是想要了解一些情況,這些事,黑冰台會了解一些。」

聞言,頓弱連忙坐下來,然後朝著嬴政一拱手,道:「請陛下詢問,臣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嗯。」

微微頷首,嬴政示意了一眼韓談:「上小宴!」

「諾。」

點頭答應一聲,韓談走出了書房,整個書房之中,只剩下了嬴政與頓弱兩個人。

凡是涉及黑冰台,不論是嬴政還是頓弱,都極為的小心。只要是涉及黑冰台的,十有八九便是大秘密。

一旦泄露出去,必將會天翻地覆,引得神州動蕩。

看到嬴政如此謹慎,頓弱臉色也是微微一變,忍不住朝著嬴政試探,道。

「陛下,可是天下發生了什麼?」

「天下暫安!」

有嬴政親自坐鎮,更何況這一次南征大軍就在楚地,北地軍防備北方匈奴,藍田大營更有二十萬虎狼之師,這天下雖有風雲,卻也得到了一時安定。

如今更是土地改革快要結束,世家大族被他大殺了一批,六國遺族也被瓦解,余者不足為慮。

在歷史上,嬴政都能夠以一己之力鎮壓天下,不讓大秦帝國崩塌,這一世,他只會更為的輕鬆。

心中念頭閃爍,這一刻,嬴政突然開口,道:「頓弱,李斯與鄭國正在進行的土地改革,到了那一步?」

「稟陛下,李相與治粟內史正在進行最後的收尾工作,不出一個月,便可以結束整個帝國的土地改革。」

對於土地改革這些事,頓弱一直都當做重中之重,因為他心裡清楚,這是大事,必然會被嬴政隨時詢問。

「由於之前土地改革一事,殺得天下世族雞飛狗跳,現如今,這些老世族以及六國遺族都學聰明了。」

「他們清楚陛下的意志不可以改變,對於土地改革一事沒有了抵觸,故而,進展很快。」

嬴政作為大秦皇帝,是一位真正意義上的操刀皇帝,手握大秦銳士,殺得天下血流成河。

任何的頑固不化,在秦軍鋒芒之下,全部被碾壓。

土地改革只剩下了一個月時間,這讓嬴政心中徹底鬆了一口氣,土地改革是他一切計劃的基本盤。

畢竟就算是沒有找到紅薯等農作物,光是土地改革之後,也能夠讓大秦帝國在短時間之內,糧食產量提升,不至於有餓死的人出現。

甚至於大秦朝廷十二倉會重新填滿,只要風調雨順兩三年,他對外戰爭的本錢就有了。

一念至此,嬴政語氣幽幽,道:「土地改革是關鍵,鄭國也該回來了。」

「規劃馳道,引導山川河流,這種事整個大秦還是鄭國最為擅長!」

大秦帝國馳道以及直道的規劃,全部出自於鄭國之手,這讓嬴政對於這一點之上,對於鄭國極為的欣賞。

從咸陽到極南地的馳道,從隴西北地道連通西北的馳道,必然也只能出自鄭國之手。

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的人,這樣一來,嬴政才會放心。

。 「那個啊,叫做雷車,怎麼?你有興趣去看看?」

雖然寧次也沒怎麼去了解過雷車,但是作為穿越者,對於這方面還是有底子的,而死神作為死界的神,壓根就不知道這是什麼玩意,好奇心立刻就湧現了起來。

「好啊!那個東西看起來很有趣啊!請務必帶我去看看!」

本來寧次就承諾了要帶死神逛逛的,而且現在距離五影會談還有一段時間,在這段時間裏寧次也沒啥事做,現在陪死神到處逛逛反而是不錯的選擇。

「好,既然如此,那咱們就過去看看,說不定還能坐坐感受一下。」

寧次一點都沒有猶豫,直接就點頭同意了,死神面露喜色,然而兩人才往前走了幾步,三名戴着面具的暗部便出現在了寧次與死神面前將兩人的去路擋住。

死神立刻露出不悅的表情,不過這幾個暗部都顯得非常恭敬,寧次倒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快。

「你們幾個有什麼事情嗎?」

寧次這麼一問,三名暗部中站在最中間的那名暗部立刻沖着寧次行了一禮。

「寧次大人,不知道您身邊這位是什麼人?如果是您的熟人,還請報備一下,容我做個記錄,要不然前方實在是無法再讓你們通行。」

「哦?還有這種規定?」

寧次稍稍顯得有些意外,畢竟這種事情還從來都沒聽說過,那名暗部不卑不吭,平靜地點點頭。

「如果是正常人的話,由您在身邊自然是沒有問題,但是您現在身邊這位,實在是沒有辦法放任他在村子裏到處亂走,還請您理解,我們需要對他進行定位管控,另外,還請您不要離他太遠,以防他做出什麼事情來。」

暗部的這話說得明顯是對死神有偏見,寧次剛想為死神打抱不平,不過一轉頭看到死神目前的形象便將打抱不平的話又給硬生生咽了下去。

這還真不能怪這些暗部謹慎,實在是死神目前的形象就是沒眼看,臉就完全不是人類的臉,手腳四肢對於人類來說也全都是異形,再加上破爛的衣服,手銬與腳鐐,就沖這種打扮,如果不是寧次跟着,估計死神一出現在村子裏就要被逮捕了。

「呃……你們說得對,那啥,是我疏忽了,要怎麼個報備法?」

暗部將一個捲軸拿出來遞到寧次面前,捲軸上有一些欄位,全都是空白,就是一些基本信息,姓名性別什麼的。

「很簡單,只需要這位將查克拉注入一下,讓他的查克拉接入到結界系統內就行了,至於這些信息就不用填了,這些信息是木葉忍者才需要填寫的。」

「哦,那很簡單,不過沒想到你們木葉現在已經有這麼厲害的技術了?結界系統是個什麼玩意?」

雖然寧次從來都沒聽過這個名字,但是光從這個名字聽上去就覺得特別厲害,這麼一說暗部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很抱歉,這屬於木葉核心的機密,在下沒有權利泄漏,即使是您詢問,在下也無法回答。」

「哦,是我唐突了,不好意思,那就記錄吧。」

寧次將捲軸接過遞給死神,死神倒也不說什麼,只是將手指放在捲軸上點了一下,捲軸上便出現了一個藍色的指紋印記,寧次將捲軸送還給暗部,暗部接過捲軸點了點頭。

「已經可以了,不過如果您想要把他長時間放在村子裏,還請您去火影那裏說明你下情況,否則他將被我們監視,請您理解!」

說完,這個暗部也不等寧次回答,一甩手,三名暗部便立刻消失,雖然是離開了,但寧次龐大的感知還是一瞬間就敢知道了這幾個暗部,其中兩個暗部徑直離開了,還留下一個暗部作為監視。

對此寧次也覺得無所謂,畢竟自己把這麼個東西帶進木葉的,被監視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這些暗部也只是在執行命令而已,至於死神就更加沒意見了,本來就是來生界逃難的,壓根就沒有死神選擇的餘地。

寧次與死神很快來到雷車車站,木葉一共有兩個雷車車站,一個是木葉內部的小型車站,這個車站的車只在木葉內部運行,就像是公交車一樣,另一個則是連接外面的大型車站。

這次寧次便是帶着死神來到了小型車站,雖然小型車站比較小,但是人卻是不少,寧次倒還算正常,畢竟車站這玩意寧次已經看得夠多了,至於死神則完全是一副劉姥姥進大觀園的樣子,這裏看看,那裏看看,就連寧次都有點覺得丟人了。

「哇啊~~」

突然,一聲小孩的啼哭在寧次身邊響起,寧次定睛,原來是一個一兩歲的小孩看到了死神這幅模樣之後直接被嚇哭了,抱着小孩的母親一邊哄著小孩,一邊無比警惕地盯着死神快速里去,死神還衝着這名母親離去的背影做了個鬼臉,這一做,剛剛被母親哄住,即將止住哭聲的小孩哭得更大聲了。

「我說!你這傢伙是故意的吧!」

寧次氣不打一處來,一巴掌呼在了死神後腦勺上,死神猝不及防,腳下趔趄了兩下,差點栽倒。

「日向寧次!你幹什麼啊!為什麼突然攻擊我!你要跟我戰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