盯得秦舒有些不自在。

來不及探究,褚洲已經推開總裁辦大門走了進去。

見狀,秦舒趕緊跟了上去。

門外,四名秘書目不轉睛地觀察著總裁辦里兩人的舉動,準確說,是在關注秦舒。

褚洲只瞥了一眼,便毫不猶豫地將門給關上了。

「保險箱在臨沉的辦公桌底下。」

褚洲知道秦舒的來意,直接給她指明了位置。

然後他先一步走向位於偌大辦公室中間的長桌,繞到真皮座椅那邊,將右手邊桌子下方的櫃門拉開。

秦舒跟在他身旁,看着櫃門拉開,露出裏面的銀色保險櫃。

寬三十高四十五左右的保險櫃,放在這個隱秘的柜子裏,極不容易被人發現,又是褚臨沉平日裏工作時,離他最近的。

秦舒想起前段時間,褚臨沉經常留在公司里加班,不知道是否跟這個保險櫃里的東西有關。

褚洲將銀色的保險櫃單獨拿了出來,放在兩人身前的辦公桌上。

這個保險櫃和普通的保險櫃有明顯的區別,像是褚臨沉特意定製的。尤其是開鎖的位置,沒有密碼鎖,而是一個約兩公分長的條狀鎖孔。

秦舒盯着鎖孔位置,若有所思。

身旁傳來褚洲疑惑的詢問聲:「你有打開這個保險櫃的鑰匙嗎?」

「我也不確定這個是不是鑰匙。」

秦舒說話間,把從褚臨沉手上摘下來的戒指拿了出來。

褚洲沒想到她會拿出一個戒指,不由得訝異。

不等他開口問,只見秦舒將戒指上有雕刻痕迹的那一面朝向保險櫃,緩緩放進長條狀的鎖孔里。

戒指放入一半時便卡住不動了,秦舒捏著剩下的那一半,朝順時針方向微微轉動。

咔……

一聲輕微的聲響。

保險櫃,竟然真的打開了。

出乎意料的順利。

秦舒甚至有點兒沒反應過來。 第44章卑鄙的小人

蘇娟怎麼都沒想到,打電話過來的,卻是那個公司的總經理。

而且,對方的態度非常堅決,上來就明確的告訴她,絕對不會再和她有合作。

那個訂單,他已經決定要給林嵐的公司了。

蘇娟愣了有幾秒鐘,回過神來,趕緊問道:「你是不是再考慮一下,到底怎麼回事……」

「對不起,我們公司做出這個決定,是經過了慎重考慮的。」那邊,話說的非常冰冷。

蘇娟還想在說什麼,但對方直接掛了電話。

蘇娟跟個木頭樁子一樣,獃獃的站在原地,半天都沒有反應過來。

這時,她的手機忽然掉了下來。

葉鋒見狀,趕緊上前,接住了手機。

他笑了一聲,將手機遞給她,說:「蘇娟,手機差點掉地上了,我幫你接住了。」

「不用感謝,我是**。」

蘇娟這才回過神來,狠狠瞪了一眼葉鋒,一把奪過手機,沒好氣的說:「哼,葉鋒,你少給我得意。」

說着,轉身就走。

不過,這時葉鋒一個箭步衝上前來,直接攔住了她。

「哎,等一下,蘇娟,你是不是忘了什麼事情?」

蘇娟一愣,看了他一眼說:「葉鋒,你想說什麼?」

葉鋒笑了笑,說:「蘇娟,剛才咱們打賭說好的,如果我搶走了這個訂單,你可要替我大姐償還公司的虧空。」

聽到這裏,蘇娟忍不住大笑起來。

她搖搖頭,淡淡的說:「葉鋒啊葉鋒,要我說你怎麼就是個蠢貨啊。」

「空口無憑,這種事情你也相信。」

她話音剛落,她身後的幾個隨從也跟着發笑起來。

蘇娟隨手拍了一下葉鋒的肩膀,說:「小子,你還是太嫩了一點。我告訴你,在商業活動中,任何口頭上的承諾都不能兌現。除非,是白字黑字簽訂下來的合同。」

「可,就算是白字黑字簽訂的,那也未必可信。因為,在幽州市,只要我不想履行承諾,誰又能奈何我呢。」

葉鋒笑了一聲,似乎明白了什麼。

他緩緩點點頭,看着她說:「這麼說來,你就是想違約了。」

「是又怎麼樣,你能拿我怎麼樣呢?」蘇娟洋洋得意,非常得意的說道。

葉鋒其實早就料到這一手了,他笑笑說:「蘇娟,你違約沒關係。不過,如果我把這些照片送給宋嘯坤的話,不知他會怎麼想。」

蘇娟臉色一變,失聲叫道:「什麼照片啊?」

葉鋒拿出手機,在蘇娟的面前晃了一下,說:「喏,就是這個。」

蘇娟一看,那是一張她和那個公司的某個領導在一起的親密合照。而且,兩人身上可是什麼都沒穿。

蘇娟臉色一變,有些憤怒的叫道:「葉鋒,你個小兔崽子,你從哪裏找到的照片。」

說着,她身手就來搶。

不過,葉鋒迅速將手機拿開了。

他笑了笑,說:「這個嘛,就不是你需要知道的了。」

「不過,蘇娟,我還真沒想到,你這身材挺不錯啊。回頭,我要找宋少,和他好好研究一下。你說,我們倆在這方面,絕對有共同話題的。」

「你個卑鄙小人。」蘇娟氣的臉色漲紅,狠狠瞪着葉鋒。

她想了一下,說:「葉鋒,你說吧,到底如何才肯將照片還給我。」

蘇娟可是很清楚的,自己現在的身份是宋嘯坤的女朋友。

如果讓他知道自己竟然給他戴綠帽,就憑他的漆脾氣,不扒了自己的皮,都算輕了。

更可怕的是,她現在在德梅爾公司所擁有的一切,也都將不復存在。

葉鋒笑了一聲,說:「蘇娟,我也不想為難你。這樣,你就老老實實的兌現剛才的承諾,替我大姐把公司的虧空償還了,這些照片,我絕對不會讓其他人知道。」

「我憑什麼相信你。」蘇娟冷哼了一聲,淡淡的說道。

葉鋒說:「你只有相信我,否則,我現在就可以將照片發給宋少。」

蘇娟緊緊咬着嘴唇,遲疑了好半天。

終於,似乎下了決心。

她深吸了一口氣,看着葉鋒說:「好,姓葉的,算你有種,今天老娘算栽你手上了。」

她話音剛落,手下的人慌忙上前,忍不住問道:「蘇董,咱們真的要答應他這種無理的要求嗎?」

「少廢話,趕緊給他們公司轉賬。」蘇娟瞪了手下一眼,冷聲說道。

手下還想說什麼,可是看蘇娟臉色陰沉,也不好再說什麼了。

幾分鐘后,林嵐就接到了財務部的消息,公司對外虧錢的賬務,已經徹底還清了。

蘇娟這時看了一眼葉鋒,說:「小子,我真是低估你了。」

「不過,你也別太得意。雖然今天讓你撿了個大便宜。可是,我手裏還有個更大的項目。」

「這個項目一旦投入市場,屆時你就會知道,誰才是真正笑到最後的人。」

蘇娟看了一眼葉鋒,帶着幾分得意的神色說道。

葉鋒其實早就料到她想說什麼,看了看蘇娟說:「蘇娟,我知道,你不就是從寶兒小姐的手上搶走了那個業務訂單嗎?」

蘇娟倒是並不意外,她笑笑說:「你知道了,那又如何。」

葉鋒說:「蘇娟,我只能這麼給你說。現在說什麼都太早。真正笑到最後的人,還不一定是誰呢?」

「好,葉鋒,那咱們就走着瞧。」蘇娟倒是有些氣急敗壞,哼了一聲,轉身就走了。

蘇娟走後,林嵐走了過來。

她一臉感激的看着葉鋒,輕輕說「葉鋒,謝謝你,你可是我們公司的恩人。」

「大姐,你跟我這麼客氣敢什麼。」葉鋒看了看林嵐,輕輕說:「過去我對你虧欠太多。從現在起,我要對你補償。」

林嵐聽到這裏,眼眶裏忽然溢滿了淚水。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此時卻不爭氣的流出淚水。

林嵐忽然有一種衝動,忽然上前,緊緊摟住了葉鋒。

這一幕,卻讓葉鋒有些意外。

他足足愣了有好幾秒,半天都沒回過神來。

「林董,出大事了。」就在這時,晶晶忽然從外面闖了進來……

。 「怎麼,你現在很不服氣?」江宿挑眉。

江薇瞪著眼,嘴笨的努力反駁:「其實我並沒有認為我表現的很明顯!」

「呵,你用的是我的臉,隨便一個細微的表情我都知道是什麼意思。」

江薇:……

服,徹底服了!

正在這時,江宿的手機來電,低頭一看——顧芮芮。

江薇也看到了來電顯示,瞬間變得得意起來,傲嬌地揚著下巴:「終於輪到你求我了吧?哼,我大人不計小人過,電話拿來,我給你接。」

然而江宿只是冷靜的瞟了她一眼,淡定地接通電話,表情隨著語氣懶倦下來,有氣無力道:「喂,芮芮姐,是我,江薇。」

一旁的江薇目瞪口呆——居然還能這麼玩兒!本來以為江宿會拜託她替他接電話……

江宿自然不會放過「羞辱」江薇的每一個機會,耀武揚威地打開免提,只聽顧芮芮說道:「啊,是薇薇啊,病好點了嗎?」

「嗯……好多了。我哥哥去打熱水了,他一直在醫院照顧我。」江宿說的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那邊顧芮芮顯然有幾分慌亂和愧疚:「啊,是、是這樣啊。我早晨……哎,算了算了,等中午我們見面再說吧。」

「芮芮姐,有什麼事嗎?你和我說也是一樣的。」

「其實也沒什麼事啦,就是……我和你哥發生了一點誤會,呃……確切的說,是我誤會了他……這樣吧,一會兒你哥回來后,你和他說一下,我在微信上找他。」

「哦哦,好的。」

「嗯,那就先這樣了,我這邊快上課了,你好好歇著。」

「好的。」

掛了電話,江宿一臉得意地睨了江薇一眼,無不炫耀道:「互換的身份是這樣用的,學著點~」

「嘁。」江薇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江宿看了眼微信,顧芮芮果然為早晨公交車上的事道歉。

結合江薇如實交代的事情經過,江宿心情愉悅地回復:「沒關係,芮芮。只是你要知道,那個方向的路上不僅有蓮花池和御龍湯泉,還有市中心醫院。」

顧芮芮:……

羞恥無處遁形,乾脆找塊豆腐撞死算了!

解決了瑣碎的事,兄妹倆自然不會放過這麼好的逃課機會,屁顛屁顛跑去了附近電玩城。

很快,電玩城裡的人都注意到這對奇怪的兄妹——

妹妹在街頭霸王里殺紅了眼、騎著摩托車瘋狂彎道超車、一邊投籃一邊罵罵咧咧:「淦!這短胳膊短腿長著幹嘛?跟柯基拜把子嗎?!」

而哥哥滿眼期待地望著娃娃機里的娃娃,投了三次幣抓中了一個娃娃,興奮的拍手手。然後又在跳舞機上蹦蹦跳跳,卻因為一直pass而皺眉不滿:「一不小心就踩錯,這腳長這麼大幹嘛?裝個蹼能划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