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玖兒其實明白石頭的意思。上次有周仲貴帶人挑事兒在前,雖然現下莊裡沒閑錢養護院,但石頭是想帶動佃農們都練練身手,真要動起武力來也能頂住一二。

玖兒挑了另一塊地,比剛才的要大上兩倍。「就這兒吧。」

「姑娘,這也太大了。」石頭抓抓頭髮,有點不好意思道,「我也就是想著有塊地兒方便操練,留太大了怕浪費……」

盧玖兒彎唇一笑,道:「既然要做,便要做好。石頭哥要負責將佃農們都操練得壯壯的,這樣幹活有力氣,遇事也不用怕了。」

反正現下也是丟閑著,將地兒清空出來,可以教習農務、可以操練武術、可以攤開曬穀、可以擺席宴客,一舉多得。

「不過石頭哥你要安排在邊上搭個草棚,方便大夥納涼閑歇用。」

「還是姑娘想得周到。」石頭歡喜地應了,「那我現在立刻就去實地看一下。」

坐言起行,石頭忽拉一下便站了起來。卻沒想到,另外兩人也同時站了起來。

「我要去!」

「我也去!」

大家聞言目光倏地聚焦到蔡志北身上。小遠好動喜愛跟著到處跑,他們是知道的。但大北今天才出的房門,卻一下子就表現得如此積極……難道是之前壓抑太過了嗎。

蔡志北忍住面熱,一字一頓道:「我陪小遠一起去。」

什麼?蔡恆遠皺起了小眉。「哥,我不需要陪呀……唔唔唔……」

蔡志北邊捂住小遠的嘴巴,邊面不改色地對石頭道:「石哥,咱們走吧。」然後,便先一步將小遠拖行而出。

「唔唔唔……」哥你鬆鬆手!

「安靜!」蔡志北輕斥道。

嗚……

蔡恆遠心中有淚千行。哥是腫么了,哥不疼小遠了么?

難怪即使小遠年紀小,她也敢一下子給他放養十隻雞。

蔡志北看著細弟嫻熟地將雞籠打開,「咯咯咯」叫著將雞喚了出來,全部的腳爪處都系著一條長繩,繩的另一端正正就綁在籠子上。

「就這樣放出來不行吧?」蔡志北擔心那籠子被幾隻雞的力量給拖走了,到時候還得陪主人家雞和籠的錢呢。

「哥你不懂!放養的時候,繩的這一頭還得改繫到樹榦上。」蔡恆遠認真地指導著兄長幹活,「真笨!不是這樣,讓我來吧!」

蔡志北忍了忍,自我催眠道:這是自個兒細弟,雖然也才「放養」幾天性子跳脫了,但還是他連著血脈的親弟,不能輕易動粗的。

「小遠幹得很好,是個聰明又勤勞的好孩子。」石頭由衷地稱讚道。

「嗯哪!九姐姐也是這麼表揚我的!」蔡恆遠自得地仰高了小臉,然後蹲了下去,開始每日必做的功課,就是跟雞絮絮叨叨千提醒萬囑咐,「你們呀要多吃一點,才能早一點下蛋,還要生只大大的蛋,才好給姐姐煮湯喝……」

又是在惦記著盧玖兒,這真是自己的親弟弟么?

從來不知道妒忌是什麼的蔡志北,心裡頭又開始泛起了酸意。

從這裡張望環顧,正好見到挖掘中的沙礫地。上面用草木灰劃分成一塊塊的方正豆腐塊,當中有人正在下鏟子挖著。

蔡志北記得聽小遠提過,這塘沒有承包給外村人,都是安排給了佃農和附近的村民分包活計。即使有工錢計付,但應該也是農閑時才會去挖才是。只這麼一想著,嘴上的話兒便順溜地問了出來。

「這麼早就挖泥塘,不用忙其它農活么?」

石頭循著方向望去,笑道:「那幾個是小孩子在幫工呢,順便也掙一份口糧。」

姑娘許諾過,每天挖滿兩個時辰的,都會包晚飯。有些算盤打得精的,讓家裡兒女一早便過來挖,一來可以幫忙幹活,二來也可以湊工時省飯錢。

他起初覺得這樣有點兒過份,特地請示了姑娘。但姑娘是個寬宏的,沒多猶豫便准了這種湊工時的做法。只是不管家裡有多少小孩子過來挖,晚飯都能只算一位大人的份量。

這樣的處理方式大伙兒哪裡還有二話,帶著家人來幹活也特別熱鬧起勁呢。

「石……石哥,咳咳。」蔡志北吞吞吐吐,明顯的有話憋不出來。

石頭再率直的性子,也明白他這次跟著過來,應該是有話要問了,便道:「蔡兄弟不妨直言。」

蔡志北眼神遊移了下,再嗯哼清了清喉嚨,問道:「不知道……莊裡……有聘僱工嗎?」 張山開動火力,對著魔族刀兵統領,不停的開槍攻擊。

彈射被動不停的,在周圍小怪的頭上,來回跳躍彈射傷害。

沒過一會,周圍的小怪,就被他的彈射傷害,全部清完了。

沒有了小怪之後,張山的吸血效率,大大的下降。

魔族刀兵統領單次攻擊,可以對他造成近十萬的傷害。

在周圍沒有小怪的情況下,張山單次攻擊,只能吸血兩萬左右。

雖然他的攻擊速度,要比魔族刀兵統領快得多,而且他還時常可以,打出暴擊效果。

但是張山的吸血速度,依然趕不上掉血速度,他的血條一直在往下掉。

吳老闆在看到這樣的情況之後,就停止了攻擊boss的行動。

而是專門給他加血。

有了吳老闆的加血,張山的血條,很快就穩定了下來。

就這樣,他們三個人。

張山扛住魔族刀兵統領的傷害,並不停的開槍攻擊。

小妖精也在旁邊,不斷的開弓射箭。

至於吳老闆,則是專門給張山加血。

在張山和小妖精的持續攻擊下,魔族刀兵統領的血量,在緩緩的下降。

在過了兩三分鐘之後,魔族刀兵統領的血量,下降到百分之九十。

只見它手中的長刀,突然快如閃電,刷刷刷的連續五刀砍出。

幾乎把張山的血條砍空。

吳老闆站在身後,不停的給他刷血。

剛才魔族刀兵統領突然發飆,應該是使用發狂刀技能。

連續五刀砍出,每刀都能砍掉張山,近十萬血量,五刀就是四十多萬。

還好張山的血條夠長,要不然的話,剛才那一下,他就得撲街了。

看到張山的血條,突然間快要空了,小妖精大吃一驚說道。

「剛才怎麼回事,為什麼管子哥的血量,掉得那麼快。」

「沒事,是刀兵統領的第二個技能。」

「哦,希望boss的這個技能,不要不停的放才好,要不然的話,就怕管子哥扛不住啊。」

「放心吧,這樣的技能,應該會有一定的間隔時間。」

雖然魔族發兵統領的狂刀技能,砍出的傷害非常猛。

但是張山並不擔心。

boss這樣的技能,要是可以不停的放,那才見鬼了。

只要它的技能間隔時間,稍微拉長一些,那麼就沒多大的問題。

有吳老闆在,加血是加得過來的。

事實確實如此,在之後的一段時間,魔族刀兵統領並沒有繼續使用狂刀技能。

而是使用橫掃千軍,不停的橫掃。

只是張山周圍,只有他一個人在。

魔族刀兵統領的橫掃千軍技能,雖然是一個群攻技能。

可是也只能,傷到張山一個人。

小妖精和吳老闆,早就將站位拉開。

不會給魔族刀兵統領,掃到的機會。

又過了兩分鐘,當魔族刀兵統領的血量,下降到百分之八十的時候。

一道魔神虛影,在魔族刀兵統領背後,緩緩的升起。

他們三個人的血量,開始受到魔神虛影的影響,不斷的下降。

不過問題不大,七十級的普通紅色boss,召喚出來的魔神虛影。

對於他們三個人來說,傷害並不算太高。

每秒八千的傷害。

他們三個人,完全可以頂得住。

小妖精有四十級的紫色披風,血量接近十萬。

就算不用吳老闆加血,她自己嗑紅葯,都能挺得過去。

至於張山,那就更沒有問題了。

相對於魔族刀兵統領,砍出的傷害來說。

魔神虛影這麼點傷害,完全無關緊要。

吳老闆更沒有問題。

雖然他們三個人中,吳老闆的血量最低。

但是他自己是輔助,他只需要在給張山加血的時候,抽空給他自己加一兩下。

就能輕鬆的挺過,這一波魔神意志技能。

十五秒鐘過去,魔神虛虛影消失。

沒過一會,魔族刀兵統領,又是一招狂刀技能,連續五刀砍掉張山,四十多萬血。

張山估計了一個,魔族刀兵統領,兩次使用狂刀技能的間隔時間,大概是三分鐘。

三分鐘放一次的技能。

對張山完全沒有威脅。

當然了。

雖然魔族刀兵統領,砍不死張山。

但是他們打boss的速度,同樣快不了。

有聖魔護佑狀態的boss,直接讓他們的傷害效果減半,就很煩人。

在張山和小妖精的持續攻擊下,他們大概打了十多分鐘。

魔族刀兵統領的血量,終於快要接近半血。

這時吳老闆對張山開口說道。

「boss快要半血了,下面要怎麼辦。我退開之後,你自己能頂得住嗎?」

「沒事,我等會開狂熱技能,可以頂得住。」

「好的。」

在看到魔族刀兵統領的血量,無限接近到半血的時候。

小妖精和吳老闆,迅速騎馬後退。

周圍的小怪,剛才被張山的和彈射傷害,全部清光了。

並不會有小怪,影響他們後退。

在吳老闆和小妖精退開之後。

張山很快就將魔族刀兵統領,打到了半血狀態。

他迅速開啟狂熱技能,攻擊速度翻倍,持續六秒。

狂暴的子彈,向boss橫掃而去。

因為攻速翻倍,張山的吸血效果,也有了翻倍效果。

在開啟狂熱技能之後。

張山的血條,一直穩定在滿血狀態。

當魔族刀兵統領的血量,下降到百分之五十的時候。

只見它突然雙手握刀,一刀對著張山直劈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