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碗肉絲粥絕對是好東西!當著林老的面,魏毅康以自己的專業性做保證,並再次提出讓林文娟對此做專項研究。

作為林老的私人保健醫生,魏毅康心裡清楚的很,即便明知道中午那碗肉絲粥絕對會對林老的身體有益,但以林老的級別和安保等級來講,沒有特殊情況,短時間內他根本不可能喝到那樣的粥。

作為保健醫生,魏毅康自然希望自己照顧的人身體情況能夠更好一些。

而林文娟既是林老的女兒,同時也是水木大學生物學教授。她立項做出的研究成果,才能繞過某些程序,早些被林老享用到。

林老老於世故,很快就看懂了魏毅康的想法。不過對於涉及到個人的事情,林老並不是很在意。他更多的注意力,還是在關注高星宇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大修士身上。

「向忠,這位年輕的修士,入世以後打算做些什麼,你知道嗎?」林老問道。

「他以前跟我和小劉提到過,準備遵照他師父的遺命,到清玄派做客卿。

這兩天他與孫長慶主任和張清源大修士也是這樣說的,看來是拿定了主意。」韓向忠恭敬地回答。

「清玄派,聽名字,這應該也是家修鍊門派了?他們的風評怎麼樣?現在是什麼情況?」林老並不了解修鍊界的事情,隨口問道。

。 「有我在,沒有任何人可以傷害你。」

張汐這話是特意對玄青子說的,她感受到了玄青子對江塵的敵意,實在有些放心不下。

「楚國公主對江塵有意?」

玄青子只感覺渾身傳來一陣冰冷的寒意,下意識的打了個寒顫,竟是不敢直視張汐的目光。

「江塵這小子命真好,居然能得到楚國公主的青睞。」

玄青子內心酸的不行,張汐的名聲不可謂不大,乃是南域無數男子的夢中女神,這讓他如何不酸?

他甚至覺得跟張汐比起來,宋驀然簡直不值一提。

「武師兄,可否將其他勢力的弟子召集到此處?」

江塵並不知道那些弟子被安置到何處,索性一起叫到這兒一併處理。

「好。」

武清風想都沒想便轉身準備去行動。

「武兄請留步,我與你一同前往。」

玄青子眼珠子一轉,立馬跟了上去,他與大皇子的計劃就從這一刻開始。

江塵知道玄青子肯定沒有按好心思,但他沒有搭理玄青子,他就不相信玄青子還能在嶽麓書院翻出什麼波浪。

「江師兄,你要小心那個玄青子,那傢伙一看就沒按什麼好心。」

張汐眼神寒冷的盯著玄青子的背影說道。

「無妨,他翻不出什麼波浪。」

不管玄青子有什麼陰謀詭計,他都有辦法將其粉碎。

「玄青子,你若敢對江師兄動手,我定讓你付出慘烈代價!」

張汐眼中閃過一抹冰冷的殺意,低聲喃呢道。

另一邊的玄青子正在跟武清風不斷地交談,「武兄,說起來咱們也有很久沒有好好聊過天了。」

玄青子不斷地跟武清風攀交情,態度那叫一個溫和熱情。

武清風卻是態度冷漠,語氣冰冷的說道:「玄青子,我跟你不熟,沒什麼好說的。」

之前玄青子對江塵的態度武清風都看在眼裡,心中對玄青子厭惡到了極致。

不光是他,諾大的嶽麓書院對玄青子都極其厭惡,誰讓他如此對待江塵,自然是引起了公憤。

直到這一刻玄青子還沒有意識到江塵在嶽麓弟子心中的地位之高。

「武兄,那我有話就直說了,自從江塵來了之後,你的風頭全部都被搶佔,絲毫沒有掌門首徒的風範,你想不想讓江塵離開嶽麓?」

「你是不知道,外邊都在傳,嶽麓掌門首徒就是個廢物,還是個毫無存在感的廢物……」

玄青子滔滔不絕的說著,並未注意到武清風臉色已經鐵青。

「我跟你說,只要你跟我一起干,我絕對有辦法把江塵趕出嶽麓,甚至趕出天湘!」

「轟!」

玄青子正說得暢快,卻只見一道威猛勁道的拳頭迎著他的面門轟去,也幸虧他反應快,身形一閃,非常巧妙地避開了拳頭。

「武兄,你這是作甚?我再好好與你商量你突然對我動手又是為何?」

武清風還在不斷地施展武技攻擊玄青子,但玄青子壓根沒有動手的想法,只是不斷地閃躲著。

「作甚?!你知道光憑你方才那番話就足以讓你在嶽麓死無葬生之地么?」

武清風神色冰冷,渾身滿是煞氣,「另外……忘了告訴你,我是江師弟的護道者,我的存在便是為他護道!」

玄青子面色無比錯愕,一時間竟是忘了閃躲,胸膛挨了一拳,卻也只是後退幾步,身體並無大礙。

他當然知道護道者的存在,何為護道者?護道者可為護道之人而死,只要對方有需要。

正如武清風所言,他的存在便是為江塵護道。

「嶽麓好大的手筆,居然讓你個掌門首徒當護道者,你甘心么?若是沒他的話,你便是嶽麓未來的掌門!」

玄青子繼續鼓動著武清風,他知道這個消息后反而更加亢奮。

「心甘情願!」

「能成為江師弟的護道者夢寐以求,師父曾說……此生不求其他,只求江師弟得道!」

武清風一邊瘋狂的施展著武技,一道道耀眼的流光轟在玄青子身上,玄青子身上也迸射一道白色光芒,將所有的攻擊都擋在了外邊。

「愚昧!世上怎有如此愚昧之人?竟心甘情願的成為護道者?」

玄青子實在不理解武清風的想法,有些氣急敗壞的罵道。

護道者意味著什麼?意味著隨時可以為了道而犧牲。

「好好的掌門首徒你不做,非得做什麼護道者!你是不是瘋了!」

玄青子破口大罵,「你若再出手,我可還手了啊!」

一直挨打也讓玄青子有些惱火,怒吼一聲,當下便準備出手。

「你不懂!」

武清風毫無畏懼,一往無前的揮拳轟向玄青子。

你修為高,實力強又如何?

要動江塵,必須得過我武清風這關,我是他的護道者!

「不識好歹!」

玄青子冷哼一聲,雙手結印之間,一道散發著毀滅氣息的白色光團出現在手上。

「轟!」

白光閃過之間,地上飛沙迸射,伴隨著一聲巨響,一個巨坑出現在武清風眼前,算是給武清風一個警示。

「武清風,你知道我的實力,莫要不自量力。」

「我找你是談合作的事情,你若不願便罷了,我不強求!」

「但你若執意動手,休怪我不客氣!」

玄青子現在知道找錯人了,就不該向武清風提這個事,「這傢伙完全就是個榆木腦袋,完全沒法溝通!」

「所幸未將計劃告訴他。」

玄青子拍了拍胸膛,這是他唯一慶幸的事情。

說罷,玄青子便準備轉身離去,話不投機半句多,既然聊不下去也沒有必要留在這兒。

「玄青子,你真當這兒是天玄宗,你想傷害江塵,我不允許!」

武清風一個閃身擋在了玄青子身前,擋住了他的去路。

就在這時,這邊的動靜引起了嶽麓弟子的動靜,江塵與張汐等人都來到了現場。

江塵眯著眼打量了一番狼藉的現場,微微皺眉盯著玄青子質問道:「玄青子,為何在嶽麓動手?」

「你雖是客,但嶽麓由不得你放肆!」

江塵瞬間猜測到玄青子與武清風之間定然發生了故事,「狐狸尾巴終於要露出來了么?」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你,你開個價吧。」李天陽不想繼續浪費時間,跟趙文洋這麼一個聰明人裝傻子,開門見山地問道。

「十萬。」

聽到這話,李天陽頓時情緒激動道:「十萬!就只是簡單改裝一下,用得着那麼多錢嗎?」

李天陽的年薪在五十萬左右,所以十萬塊對於他來說,並不算是一筆可有可無的財產。

「你我都很清楚,這個小東西所蘊含的價值,那檔節目,其實我也有在看,再加上我需要承擔的風險,十萬塊,很合理。」

「這已經是友情價,不能再低。」趙文洋說着自己的看法。

對於友情價三個字,李天陽內心簡直不要太無語,可,他找得到能幫得上忙的人,只有趙文洋。

強顏歡笑道:「好!十萬就十萬!」

「先付款。」趙文洋笑容燦爛。

「……」李天陽把氣往肚子裏咽,拿出手機,轉款。

這還沒進城,加上機票等費用,已經花出去快十六萬。

要是還找不到陳偉和節目組作假的證據,那對於李天陽來說,妥妥血虧。

趙文洋一邊工作,他則在旁邊,雙手合十,不斷祈禱,老天爺開開眼,之後保佑自己一切順利,不要再讓自己花錢了。

與此同時。

節目組這邊已經順利拿到狗血的檢驗報告。

「沒有狂犬病!這……」導演一下慌了,不知道該怎麼去跟觀眾解釋。

等等!

這時,他忽然注意到,在報告下方,用小字標註有這樣一條信息:血肉中含有暫無法定性的活性生物,存在明顯,當前世界未知的變異癥狀,攻擊性大幅提升,結合視頻資料,在出現人員傷亡之前,建議最好直接捕殺,這或許會是新型狂犬病。

「好!好啊!」導演重獲希望,讓手下工作人員趕緊將這份報告單貼出去,公之於眾。

報告就在這,有人會信的,而且比不信的人要多。

「關於那顆碎裂,被扔到一邊的兩半藥丸,需要回收鑒定嗎?」另一名工作人員開口問著導演的意見,這種事,他無法私自做主。

「當然要回收!我需要弄清楚,這個世界上,到底存不存在修仙,即便是煉製失敗的丹藥,應該也會具有研究價值。」導演回復說。

轉眼,天色漸暗,陳偉硬是把柴火全部燒光,才停下來。

看着玻璃藥罐里,足足三十多顆洗髓丹,陳偉內心成就感滿滿。

接下來需要做的事情,只剩下瘋狂磕丹藥,提升境界。

【直接抱着罐子喂,未免太豪邁了些】

【吃那麼多巧克力,不膩嗎?】

【什麼巧克力,那是丹藥!看了幾個小時,還沒看懂是吧?】

【你們噁心不噁心啊,男神那麼努力,還要被你們詆毀,簡直不是人!】

【這麼多丹藥吃下去,能直接羽化成神嗎?】

0
0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