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隊進攻,王拓帶着球過半場,這個時候,喬丹突然和約翰遜一同逼搶王拓。

王拓見狀,想要把球傳給空位的楊紫楓,但是他的球剛離開手,就被喬丹給斷了下來。

斷球以後,喬丹飛快地奔向了中國隊的半場,楊紫楓和王拓拚命想追上去,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只見喬丹在剛過了罰球線一步的位置,直接跳了起來,在空中滑行了一段時間以後,將球劈扣進了籃筐之中。

「耶!」全場的觀眾全都高聲歡呼起來。

「喬丹!喬丹!喬丹……」

滿場都是為喬丹歡呼的聲音。

。 《全娛樂圈顫抖》by林知落

【文案】

作為眼下炙手可熱的當紅流量,聶千秋在觀眾中的口碑呈現兩極分化趨勢——

一方面是數量龐大爭着為他生猴子的粉絲,另一方面是到處攻擊他娘娘腔小白臉的黑子;

對此,聶千秋堅持做自己:賺最容易賺的錢,絕不多花一點力氣。

直到他的經紀人未經同意給他接了一檔探訪武林高手的真人騷綜藝,不小心在鏡頭前bào露了自己的真實武力值。

粉絲:卧槽,我哥牛bī!

黑子:替身!絕對是替身!

娛樂圈轟動了;

導演圈轟動了;

沉寂已久的武林也轟動了。

內容標籤:

搜索關鍵字:主角:聶千秋,夏星降┃配角:唐飛翎,莫離┃其它:娛樂圈,唐門,高手,林知落

VIPqiáng推:聶千秋是娛樂圈最紅的流量小生之一,黑粉無數,雖然經常被罵「娘娘腔」,但是他一點都不在乎。一檔綜藝真人騷,讓他bào露了自己真實的武力值,憑着所向披靡的武功,他走上了振興全武林,制霸娛樂圈的道路……本文語言輕鬆,寫了一個曾經被無數黑粉嘲笑的流量小生怎麼憑藉着絕對的武力值,在一步步稱霸娛樂圈的同時,幫助在衰落的武林重新崛起的故事,同時展現了一個妙趣橫生的現代武林世界。

———————————————————————————————————————————————————————

剛開始看的時候還覺得這不是我愛看的文,但看了幾章后,就越看越被吸引住了。 傅言握着她的手,摸着她無名指上的戒指,有一下沒一下地摩挲著。

沈初喝完黑糖姜水,人有些發熱,手被他握著,竟有些細汗冒出來。

她下意識把手抽了回來,「我去洗澡了。」

她說着,起身就想往房間裏面走,只是剛起身人就被傅言帶回去了。

沈初跌在他懷裏面,看着那雙桃花眼,心跳得有些快:「傅言?」

「下個月舉行訂婚宴好不好?」

沈初聽到他這話,臉有些紅:「你喜歡就好。」

「寶貝真好。」

他說着,低頭親了她一下,眉眼間都是愉悅。

沈初看着,忍不住也笑了起來:「你更好,傅言。」

她說着,忍不住抬手摸了摸他的眉眼,心底裏面暖暖的。

「是嗎?」

他笑着,突然將她公主抱了起來。

沈初下意識勾着他的脖子,剛想開口,就聽到他說:「我覺得我對寶貝還不夠好,洗澡這種事情,怎麼能讓你一個人自己來呢。」

「傅言!」

沈初直接就被氣笑了,可人被傅言抱着,她也掙不開。

不過幾步的路,傅言就抱着她進了浴室。

沈初被放在洗手台上,涼得讓她清醒:「別鬧了,已經十點多了。」

他低頭看着她笑:「親一下。」

說着,傅言真就低頭親了下來。

沈初哼了一聲,人下意識地往後到傾,發現身後空無一物,她慌了一下。

與此同時,傅言的手落到她的后腰上扶著。

他吻得很輕,然而儘管如此,這樣的溫柔也足夠蠶食她的意志。

沈初被鬆開的時候,有些茫然,看着跟前的傅言,好半晌,她才回過神來。

傅言將她從台上抱了下來,抬手摸了摸她的頭:「好了,去洗澡了。」

她看了他一會,過了兩秒,才意識到他什麼意思。

「捨不得啊?」

見她不說話,傅言摸了一下她的臉頰。

沈初哼笑了一聲:「才沒有,你出去吧。」

傅言看着她笑了笑,轉身出了浴室。

沈初前些天都睡得晚,今天難得早睡,洗完澡原本想等著傅言出來的,可她剛躺上床沒多久就睡過去了。

傅言求婚的聲勢太大了,當天晚上圈裏圈外都沸騰了。

傅言別出心裁的表白式求婚直接就上了各大網站的熱門,陳瀟跟譚雅兩人在酒吧後知後覺,看到求婚已經是十一點多了。

雖然有些遺憾沒有到現場見證,可也知道沈初的性格,這樣的求婚恰到好處。

關於傅言對沈初的這一場求婚,可謂是轟動全國。

然而在吃瓜群眾口中羨慕著、議論著的沈初,早就已經熟睡了。

傅言洗完澡出來,看到床上已經睡著了的沈初,她手還壓在被面上。

他輕手輕腳上了床,將沈初的手重新放回被子裏面,這才熄了燈,在她身旁躺下,將人抱到懷裏面,跟着睡過去了。

深夜。

黑色轎車旁的男人正低頭抽著煙,薄暮年已經在這兒站了兩個多小時了。

夜晚的風一下比一下冷,他頭被吹得有些疼。

十點多的時候,他看着傅言開着車載着沈初從一旁過去進了底下停車場,一下子就將他來之前的那點衝動擊潰了。

他上去能幹什麼?

看着他們恩愛美好?

。 封晏狠狠蹙眉,背脊一僵。

「柒柒……這其中有些變故,我以後再慢慢跟你說明白。」

「什麼變故,你可以為了時清靈和我離婚,你可以為了路遙衝破世俗的束縛。這些難道你都沒有付出感情?時清靈還給你生過孩子呢!」

「你要是想找真心……那你換個人吧。我的心早就死了,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我這輩子對感情這兩個字敬而遠之,不嚮往不期待不神傷。你要和我虛虛假假的過一生,那我就努力做好這個封太太。如果你不需要了,也請放我離開,我想我一個人也能生活得很好。」

她聲音清冷。

黑暗中,她看不到封晏的臉色,只能模糊的看到一個輪廓。

如果此刻開燈的話,她肯定能看到他眼底的悲傷。

她以為,他的愛很廉價很輕賤嗎?

他從未對任何人動過心,只對她一人。

愛的死去活來!

如果不是再去遇到了她,估計他還是個行屍走肉。

不知道為什麼,被她質疑自己的感情廉價,是對他最大的傷害和羞辱。

「在你眼裏……我封晏到底是什麼人呢?」他低沉發問,聲音帶着無盡的苦澀。

「我……我不知道。」

「我在你眼裏,是個不堪的人,對嗎?我的真心很便宜,對任何人都可以,對嗎?」

「封晏……別說了,我們就這樣和平相處,不……不好嗎?」

「好,好得很。」

他突然抬起拳頭,重重落下。

拳頭落下的時候帶着勁風,她甚至都沒有害怕的眨眼睛,因為她心裏有一個聲音告訴她。

封晏,是不會傷害自己的。

這信心來的莫名其妙……

果不其然,他的拳頭重重的砸在了她旁邊的門板上,發出悶悶的一聲。

「那你就當我是在玩玩,以後……不說了。」

再說一個「愛」字,是他蠢。

他突然打開了旁邊的門,她的身子被門推了一下,微微踉蹌。

他的手控制不住的伸過去,扶了她一把,但很快抽了回來。

門口泄了光進來,照在了他平靜的俊容上,只是他的雙眸幽邃,裏面藏着她看不懂的顏色。

他看都沒看她一眼,頭也不回的離去。

「封晏……」

她輕輕呼喚,下意識的跟了過去。

她站在樓梯的轉角處看到封晏下樓,臉上揚起了淡漠的笑容,和人寒暄客套,一杯又一杯。

「封總,不備孕了?」

「過了今晚再說,今天日子不一樣,應該喝個盡興。」

說完,他將杯中濃度高的白酒,一口喝下。

「封總好酒量,不減當年,大家繼續喝。」

封晏眼角掃了一眼樓梯,看到了她,只是眼底全都是冷漠和自嘲。

一杯接着一杯……

唐柒柒失魂落魄的回到房間。

她都幹了什麼?

封晏說愛自己,可她幹了什麼。

把他貶低一通,說的一文不值。

可是,她也害怕啊。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她頹廢的坐在沙發上,抱緊了自己。眼眶濕潤,有淚劃過了臉頰。

而此刻隔壁房——

。 金城發展規劃處。

經過一番忙碌,王處長的下屬終於把最終的新聞稿趕了出來,又急忙找到劉局,請劉局拍板。

這一次劉局也沒有再為難王處長他們,因為斯蒙家族已經是極為強大的家族了,應該不會再有別人過來了。

就算有別人過來也無所謂了,因為他認為只要能通過沈家和斯蒙家族搞好關係就足夠了,他的野心也不大。

於是王處長終於可以讓下屬把新聞稿發出去,讓金城的媒體進行宣傳和推廣,同時金城官方這邊也有了動靜,把斯蒙家族、莫爾家族和羅蘭卡家族來到金城拜訪沈家的事情在網絡上宣傳出去,增加金城的熱度。

在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裏,金城、斯蒙家族、莫爾家族和羅蘭卡家族就在網絡上擁有了極高的熱度。

有不少網友並不知道斯蒙家族、莫爾家族和羅蘭卡家族,但架不住網友中有不少見多識廣的角色,他們自發對斯蒙家族、莫爾家族和羅蘭卡家族進行了註解,讓所有網友都能明白這三個家族所具備的強大能量。

結果就是在眾多網友知道了這三個家族的能量之後再次引發了強烈的討論。

「羅蘭卡家族是全球範圍內最擅長做情報的家族?這也太厲害了吧?國際上的大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