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個名媛圈的第一名媛。

  • By admin
  • On 2022 年 9 月 14 日
  • 0 Comments

都穿了同一款衣服。

在場的一些媒體,也立刻拍照。

卡沫兒笑着對周圍的名媛說道,「這件衣服是溫惜送給我的,我很喜歡。」

「是什麼牌子啊,設計的可真好。」

「款式真不錯,沫兒快告訴我們,我下個月訂婚宴,我也想去定製一條禮裙。」

卡沫兒掩著唇,「哎呀我也不知道是什麼品牌,溫惜送給我的,我還沒有問呢。」說着,她看了一圈,找到了溫惜,溫惜也看過來,兩人視線一對。

卡沫兒示意她過來。

溫惜今晚上,妝容很素凈,透露著原生態的美麗,她知道今晚上是卡沫兒的主場,她跟卡沫兒同款禮服難免會被比較,所以特地畫了個素妝。

溫惜對身邊的一位千金點了頭,「我去一趟。」

這位千金,就是樓箬雪的妹妹,樓沁兒。

樓沁兒知道陸綰之失蹤的事情,擔憂的不行,但是自己有沒有消息,見到了溫惜就焦急的走過來詢問。

所有人的目光好像都在溫惜的身上。

忽然有名媛驚呼一聲,「你們看她的裙子!!」

溫惜的裙子是三層,最外面是一層薄紗,紗也不知道是什麼質地的,很薄,像是流動的水。

而裏面是深一點顏色的珠光內裙,最裏面是內襯。

珠光透著薄紗如同粉色銀河星光流動。

此刻在水晶燈下。

溫惜腳下生花,如同踏着銀河一樣。

頓時不少名媛驚嘆。

她來到了卡沫兒身邊,卡沫兒也看呆了,連忙轉了一圈看着自己的裙擺,也有星光流動閃爍,卡沫兒驚訝的瞪大眼睛,「這也太神奇了吧,溫惜,這位裙子的設計師是誰,我還要去找她定製一件禮裙下周穿。 蘇雲繞到了雌狍子的屁股後面,輕輕拍了拍對方的屁股。

雌狍子奇怪的看一眼蘇雲,然後再次低頭覓食,親和度提升到七點,直接將蘇雲當成了沒有危害的生物。

遠處的狍子首領也看蘇雲一眼,然後不再理會。

【我靠,主播有點狂啊,當人家老公的面拍人家老婆屁股】

【主播,手感什麼樣,說道說道,直播間的弟兄們還沒有嘗試過呢】

【主播流氓鑒定完畢】

【怎麼突然就開車了】

蘇雲翻個白眼,然後道「咱們見到狍子的逃跑的時候第一眼關注的就是對方的屁股,就像是狍子逃跑給你比了個心。」

然後蘇雲直接捏起雌狍子的尾巴道「狍子的尾巴非常短,正如咱們所看見的這隻,差不多三厘米。」

「當他們遇到危險的時候,會立刻炸開尾巴,漏出白屁股,站在原地愣一會神,然後思考危不危險,跑還是不跑。當然它們的尾巴內側也是白色的,炸開尾巴後會顯得白屁股更大。」

說着,蘇雲掀起了狍子的尾巴,果然,漏出了裏面的白色絨毛。

【666,長見識了】

【好傢夥,老是占人家母狍子的便宜,臭不要臉的】

【狍子:怎麼着,老虎的屁股摸不得,我的屁股你就可勁摸對嗎?】

狍子甩甩尾巴,蘇雲適時的鬆開手說道「那麼,它們的屁股的作用是什麼?」

蘇雲自問自答道「其實狍子的屁股在他們都生活中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警示和迷惑還有視覺引導。」

「當它們種群中其中一個發現危險,屁股炸開之後其他的同類就會心生警惕,然後在逃跑的過程中,炸開的屁股同樣可以迷惑一下敵方動物的視野。至於視覺引導,通常這是照顧種群中的幼崽的,防止在被追殺的過程中幼崽掉隊,白屁股在逃跑的過程中極為明顯,在森林中的視野不佳,這就是一個非常好的參照物!」

【懂了,今天又是長知識的一天】

【其實這種知識在網絡上都能搜查到,但是最令我驚奇的是主播的知識儲備,他並沒有去搜索這個動物的信息,但是當他面對狍子的時候還是可以侃侃而談,不對,不只是狍子,還有猞猁和紫貂都能讓主播說個頭頭是道】

【樓上說的透徹,這個直播間之所以吸引我,不止因為主播的知識儲備,還有能夠近距離面對野生動物的美麗還有和主播相處的和諧,這才是我認為的人與自然】

【這是個寶藏主播,沒毛病吧】

蘇雲突然被誇獎有些沒反應過來,畢竟,在他和這群水友相處的這段時間裏,都是互相損的,這次突然被誇獎弄得蘇雲有些不好意思。

蘇雲有些不好意思的乾咳一聲「別這麼誇我,雖然你們說的都是對的。」

【這孫子果然不要臉皮】

【兄弟盟,下次別誇他了,我不想看到他沾沾自喜的模樣】

【果然,我發現了這個主播有點皮啊】

這邊蘇雲和直播間里互動着。在一旁的首領狍子慢悠悠的走到一棵樹旁邊,斜著頭,將角頂在了大樹上,上下摩擦。

蘇雲來了精神,指著正在磨樹的的狍子笑道「快看,這傻狍子正在用角頂破樹皮,這是想要標記地盤的表現。」

「他的前額臭腺的分泌物會留在被頂破額位置。」

【好神奇,果然是見得多閱歷就豐富,感謝主播的直播,禮物奉上】

【貌似主播並不怎麼感謝禮物,我注意到這一陣子禮物就沒停下來過,其中不乏有小電視之類的貴重禮物,貌似主播都沒有說過】

【樓上肯定不是老粉,我昨天關注的主播第一次直播,他就說過不需要禮物】

蘇雲也笑着道「是的,我昨天第一次直播的時候就說過,大家不需要來送禮物,浪費金錢,我的目的就是宣揚並且愛護保護動物,希望大家共勉。當然了,關注是我需要的,謝謝大家。」

說完,蘇雲突然想到了什麼,笑着又道「雄性的狍子在冬季就會脫落頭上的角,但是你們看,這頭雄性狍子並沒有脫角,之前那頭被猞猁捕捉到的狍子也沒有脫角,如果咱們和狍子待得久一些,可能就會撿到這頭首領頭上的鹿角。」

正說着話呢,突然,只聽咔嚓一聲,正在磨樹的那個角突然斷裂,鹿角也是掉在了地上。

【6666】

【我特么…..主播預言家啊】

【首領:小蘇,我給你面子不,不用等太久,我的角你就可以直接拿走】

【拍賣開始,我出十塊錢】

【我出十塊零一毛】

蘇雲也是有些驚奇「我真的就是隨便說說,這可能就是巧合吧。」

一邊說着,蘇雲晃晃悠悠的就來到了首領旁邊,撿起了地上的角,首領奇怪的看他一眼,然後換到另一個角繼續摩擦。

蘇雲將鹿角近距離對準無人機「大家看一看,新鮮脫落的,三個枝杈,雖然不如其他鹿類的角霸氣,但是卻有一種嬌小感覺。」

話音剛落,只聽啪嗒一聲,蘇雲一愣,然後回頭,只見身後的狍子徹底成了禿頭,地上又多出一個角。

蘇雲牙疼,好氣又好笑的拍一下傻狍子,傻狍子疑惑地歪歪頭,沒所謂的走到一旁趴下休息。

蘇雲撿起地上的鹿角,笑道「我們現在有兩隻角了。」

【這傻狍子笑死我了,好獃萌啊】

【這個狍子太大氣了吧,竟然還送土特產】

【神他媽土特產】

【主播,這個角賣不賣,私信回一下】

蘇雲看着彈幕里問鹿角的問題,笑着道「賣就算了,送吧,等我尋找到東北虎結束本次的直播時,會抽出兩名幸運觀眾,然後獲得這鹿角的資格。全靠運氣吧、」0

【淦,那肯定沒有我了,我特么非酋本酋】

【非酋有我一個,從小就沒有中過獎】

【誰抽中了私信我一下,我花錢買,價錢包你滿意】

蘇雲嘴角抽搐,這就沒辦法了,人家在中獎者手中買,他肯定干涉不了,當然,也不確定中獎者賣不賣就是了。

蘇雲小心的將鹿角放進背包,然後走向首領旁邊,他要迅速加快普及的速度了,天空開始飄雪了。——————————–末日類修真文,力爭最好的糅合。(老人新書,這個月爭取萬字日更!求各種票,謝謝。)————————————-

時光飛逝,光陰似箭。

時間很快便來到了蘇子賢在三元宮的第三月,今日依舊是苦練劍骨,頭頂純陽神輝,周身肌膚像是在火爐中焦灼一樣,滿是泛起的皺皮和裂紋。

起初蘇子賢並不需要這般辛……

《末日之破碎蒼穹》第二十八章陽極,亢龍有悔 敵不犯我,我不犯人。

袁家既然都不願意善罷甘休,那他葉臨天自然更不會就此收手!

這件事過後的這幾天,葉臨天一直陪著凌雪薇。

按時接送自己的妻子上下班,與此同時還抽空出來,陪著凌雪薇練習實戰操作。

這幾天下來,葉臨天發現凌雪薇的悟性很高。

這才過了不到兩個星期,就已經在一星准戰神的境界牢牢穩固。

如今的凌雪薇,再也不怕會拖老公葉臨天的後腿了,就算是五個四星天極軍王級別的,她也能從這些人手中逃出生天。

「呼—」

凌雪薇長長的吐出一口氣,笑著看向站在一旁的葉臨天:「老公,我棒不棒?」

「很棒!你是我所遇到的人中進步最快的一個!」葉臨天寵溺的笑了笑。

凌雪薇聞言,臉上的笑容再度放大,她現在是打心眼裡的開心。

她以後終於可以好好保護自己和老公了,不會再覺得自己是老公的拖油瓶了。

如果再遇到上一次葉臨天受重傷的那種情況,她也可以上前去抵擋這一切了!

兩人一起練習了一個多小時,凌雪薇去浴室洗完澡換了套衣服后,對葉臨天道:「老公,我今天晚上要去參加一個商業晚會,你陪我一起好不好?」

葉臨天聞言,挑了挑眉:「好呀。」

他放下手中的《山海書薄》殘卷,眼中掛著寵溺的笑。

反正他現在也閑來無事,和老婆出去轉轉也挺好。

「老婆,咱們要不去商場買些衣服,正好去參加這個商業晚會,如何?」葉臨天問道。

「嗯…好,那我去拿包包!」凌雪薇思索了一會兒,愉快的點頭答應。

二人隨便收拾了一下,便驅車前往商場。

葉臨天拉著凌雪薇的手,在商場的各個專櫃逛著,他們有想買的衝動,但發現周圍的服務員對他們都不是特別熱情,甚至有些還用異樣的眼光打量他們。

二人來到一家禮服專賣店口,凌雪薇看到櫥窗里那一襲黑色的長裙,格外喜歡。

葉臨天自然也感受到了,拉著林雪薇便走進了店鋪內。

「我們想要這一件禮服,可以取出來給我們試一試嗎?」葉臨天的話語十分紳士,一聽就知道是個有禮貌的人。

可商店裡面的服務員,卻把這句話當成耳旁風,不屑的看了二人一眼,便忙著自己的事情去了。

「他們怎麼不理我們啊?」凌雪薇不滿的皺了皺眉頭,嘟囔道。

葉臨天輕輕地揉了揉凌雪薇的腦袋:「沒事,她可能是沒有聽見,我們走過去和她說。」

葉臨天拉著凌雪薇朝服務員走去,就在這時,門口突然出現了一位帶著華麗首飾的貴婦。

服務員根本就沒等對方招呼,便滿臉興高采烈地朝著貴婦奔了過去。

那樣子簡直是像條狗見著了自家主人。

「這位女士你好,想在店裡買點什麼呢?」服務員的語氣類似於阿諛奉承。

貴婦滿臉高傲的看了看服務員:「我想要一條黑色的晚禮服,有什麼推薦的嗎?」

「這位女士,你太有眼光了,櫥窗裡面是我們設計師新設計的一套晚禮服,也是今天我們剛掛上去的,他的設計理念來自於黑天鵝,和您的氣質相當符合,要不要我取下來給您試一試?」服務員臉上堆著虛偽的笑容。

服務員心裡其實很清楚,櫥窗里那套黑色的晚禮服根本裝不下這個貴婦略微肥胖的身軀,但是,誰又願意錯過發財的機會呢?

「拿下來我試試吧。」貴婦理了理自己手上戴著的戒指,滿臉高傲的說道。

服務員點了點頭,便跑到櫥窗那邊取下禮服,朝著貴婦走去。

凌雪薇看到眼前的這一幕,心裡著實有點氣憤,剛才他們說話不理他們,現在別人一來,就想把她看上的東西搶走,這怎麼可能!

「喂,明明是我先看上這套禮服的,而且也是我先來的,這凡事總得分個先來後到吧!」凌雪薇放開葉臨天的手,氣沖沖地走到服務員面前,不滿的說道。

服務員聞言,輕輕地切了一聲,滿臉不屑:「就你?你覺得你買得起這套禮服嗎?不看看自己身上穿的是什麼,最想和這位女士比?真是個醜小鴨!」

「你再給我說一遍!」葉臨天突然出現在凌雪薇身前,神情冰冷,像是剛從地獄出來的惡魔。

0
0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