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我應該怎麼叫他們啊?」其他的就算了,但外公姥姥這些,她就分不清楚。

「外祖父外祖母。」

慕言給姜柔緊急補習了一下這些稱呼,因為信中說了,她外祖一家都會回來。

有她舅舅舅母表哥表姐這些人。

人現在沒有回來,姜柔也不想去打擾姜大伯幹活,就跟慕言聊了會八卦。

主要是她想知道那邊鐵礦突然來了那麼多人在做什麼。

慕言就知道姜柔想知道這些事情,所以回來先打聽了這個。

但看她這麼感興趣,還是有些無語的。

「畢竟是很重要的東西,當然要好好保護了。」

而且,現在也不是什麼人都能夠來這裏的。

像姜柔的外祖他們,回來都是需要登記核實的。

現在還是初級階段,等後面會越來越嚴,到時候進出這裏,都是有一條專門的路,而且還會有人守着。

姜柔就疑惑了,「這樣不是太大張旗鼓了嗎?」

不是說為了不讓其他人知道,所以才讓村民們一起跟着做事的嗎?

現在這是鬧哪般?

「也沒有大張旗鼓,只是封鎖了一部分而已,而且這裏這麼偏僻,一般人也不會來。」

但如果把人都遷走,那他們去的那個地方的人難道不會好奇嘛。

一問,不就什麼都知道了,現在這樣,所有人都在這裏,他們在裏面幹嘛都可以。

慕言這麼一解釋,姜柔就明白了。

雖然多了很多人,但對他們並沒有什麼影響,所以該怎麼過還是怎麼過。

日落後,姜大伯一家從姜柔他們院門經過。

姜柔一早就等著了,見姜大伯回來,就趕緊叫住他。

「大伯。」

姜柔一叫大伯就停下來了,「信你看了?」姜大伯猜,姜柔是想跟他說宋家的事情。

「嗯,外祖父說他們一家都要回鄉,說是在外面賺了大錢,大伯,我怎麼對他們都沒什麼印象啊?」

姜柔一邊說着一邊請姜大伯進院子。

「你們先回去。」姜大伯讓大伯母他們先回去,然後就跟着姜柔進院了。

「你那個時候還小,怎麼記得,。那是…」

姜大伯坐在藤椅上,慢慢跟姜柔說起宋家的事情。

宋家是在十多年前離開的,那個時候,姜柔的娘剛生下她沒多久就走了,後來日子難過。

姜志虎就常常接濟他們,給他們送這送哪的,讓宋家老小很不好意思。

可姜志虎執意要送,沒有辦法,他們只能接着了。

但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啊,誰家的日子都不好過,姜家還有一家子人呢,老是給他們送算怎麼回事呢。

姜柔的舅舅也覺得這樣不妥,他妹妹都走了,他們還扒著妹夫算怎麼回事呢。

所以宋舅舅乾脆一狠心,直接帶着宋家老小一起走了。

他要出去闖蕩一番,說是賺錢了會回來的。

可這麼多年也不見他們回來,連封信都沒有,姜大伯他們都以為出事了。

可沒有消息,想打聽都不知道去哪打聽,姜志虎也沒有辦法。

誰承想,這會他們竟然來信了,還說賺了大錢要回來了。

想着姜志虎以前對他們的好,姜大伯想,他們應該會對姜柔這個外孫女好的吧。

能夠多個人疼她,姜大伯也放心些。

聽了姜大伯的話,姜柔也想着,也許不是壞事吧。

不過,還是不能報太大的希望,萬一他們不是那樣知恩的人呢。

送走姜大伯,姜柔問慕言,信上可有說他們什麼時候到。

慕言算了下,信上說他們回來大概要一個半月的時間,從信寄出到他們手裏,已經過了二十多天,估計還得二十來天吧。

一聽還有那麼長的時間,姜柔瞬間就不管了。

還是先給慕言準備驚喜吧,這才是重中之重的事情。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他的年紀比我還要小,怎麼可能擁有三道異象?!」

葉蒼穹自居天湘第一天驕,向來不將其他人放入眼中,但今日……江塵的種種表現入了他的眼,甚至還在江塵身上感到了一絲威脅。

「難怪父親將他視為眼中釘,這般天賦……當真是恐怖如斯。」

葉蒼穹眯着眼,還是那副面無表情的樣子。

虛空中,只見在江塵施展的異象與金龍瘋狂的朝着黑色巨網轟擊而去,漫天金色神光將那黑色巨網籠罩,虛空裂縫越來越大,那黑色的巨網也開始瘋狂震動,似乎有了破碎的風險。

「葉青天!江塵有三道異象的事情你也沒跟我說,要是知道他如此恐怖,我是萬萬不會摻和這事兒!」

「弒殺大氣運者要背負巨大的業火與因果,你這不擺明了坑人么?」

就江塵現在這表現,說他不是大氣運者魏筆青是真的不信,他心中現在充滿了悔意。

之前若是一般的大氣運者他能夠扛得住這種因果,但江塵這種非凡的大氣運者,他真沒把握抗住。

葉青天此時正心煩意亂,極其不耐煩的道:「你能不能閉嘴?一直逼逼叨嫌不夠煩?」

「再說……這事兒當初是你自個兒要摻和,我逼你了么?」

葉青天臉色極其陰沉,眼底深處還有些凝重之色,語氣不善的說道。

「他的這三道異象雖然很強,但楚魄身上的天地之力正在慢慢消散,這種強度還無法突破大羅禁錮陣!」

葉青天在大羅禁錮陣上耗費太多心血,知道其中的恐怖之處,對其還是很有信心。

「別忘了,還有楚國公主沒有出手,你覺得她會沒有異象?」

整個南域都知道楚國公主乃是千年南域的天才,自幼便機緣不斷,氣運也是恐怖如斯。

瞬間,葉青天神色愈發難看,「閉嘴!」

「轟轟轟!」

就在這時,只見那聖人異象對着那黑色巨網凌空一指,黑色巨網上出現無數裂縫,彷彿隨時都會破裂一般,那股禁錮之力也消弱了許多。

隨着時間的推移,楚魄身上的天地之地徹底消散,那道金龍幻影也消散不見,而江塵所施展的異象也漸漸失去了威壓。

一切都在慢慢的恢復平靜,唯有那滿是裂縫的黑色巨網彰顯著這兒剛發現的事情。

江塵施展完異象之後,感覺身體彷彿被掏空了一樣,一股虛弱之感席捲而來,整個人氣息萎靡。

楚魄的情況也沒好到那兒去,強行施展天地之力對他的身軀損失極大,此刻他的臉色略顯蒼白,體內氣息更是無比混亂。

「汐兒,接下來看你的了。」楚魄語氣虛弱的說道。

張汐神色認真的點頭,意念一動,一股異象從她體內顯現而出。

「海上升明月!」

只見張汐背後浮現滔天波浪,在波浪之上還有一抹明亮的圓月,白色的月光將這處空間照耀的通明。

下一刻,那輪明月席捲著驚天波浪奔向黑色巨網,瞬間便將黑色巨網吞噬,那股禁錮之力隨之消失。

「金輪異象!」

又是一道金色的太陽浮現在張汐身後,炙熱的氣息席捲而來,日月融合之下,竟是將那黑色巨網完全粉碎,禁錮之力徹底消散,陽光也再次照耀在他們身上。

大羅禁錮陣,破!

「明月,金輪!日月異象,當時交手時她若是施展這兩道異象的話,我恐怕不是她的對手。」

江塵感受到張汐的這兩道異象都不弱於他,而且還是以日月為象,其中自然蘊含日月之力,不可小覷。

「當日她果然手下留情了。」

江塵不解的看了一眼張汐,為何要手下留情了?

「就是現在,逃!」

破除了大羅禁錮陣后,禁錮之力消散,沒有能夠束縛他們的力量,當下楚魄燃燒精血,體內靈力瘋狂燃燒,一股血色力量將江塵他們包裹着,整飛速離開天問山,朝着皇都方向趕去。

江塵此刻驚喜的發現眾人額頭上的灰色線條全部消失,當即心中一喜,「看樣子危機已經解除了,果然……有灰色線條不一定會死,還是有機會可以逆天改命!」

「不過這跟灰色的濃郁程度也有關係,像是秦天河那種程度,估計很難逆天改命!」

江塵對不同顏色的線條感悟理解愈發透徹。

此刻,天問山內,日月異象消散。

之前在日月異象的影響之下,葉青天幾人暫時失去了視線,但他也感覺到大羅禁錮陣被破除,他也感覺到幾人氣息的消失,「不好!楚魄這老傢伙燃燒氣血帶着他們逃走了!」

「魏筆青,跟我一起追!」

魏筆青神色難看的點了點頭,他知道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已經由不得他選擇了。

「咻咻咻!」

三道黑色光芒衝出,三人的身影都化作一道殘影,順着楚魄的氣息追趕,奈何楚魄是拼盡了全力逃跑,他們終究還是在皇都門下停下了腳步。

葉青天暴跳如雷,苦心積慮佈置這麼久的局面,竟就這樣毀了,他心有不甘!

「楚魄只剩下最後一口氣,我們殺入皇都!」葉青天眼中殺意滔天,當下便準備踏入皇都。

一切計劃都很順利,但就是因為江塵那三道異象和他的萬道金光毀了他的計劃,還有楚魄也只剩下一口氣。

此番進皇都,不為掠奪氣運,只為出一口惡氣。

他要讓世人知道,惹怒他魔皇的下場。

魔皇一怒,定當伏屍百萬!

可是,還不等他踏入皇都,魏筆青的一番話就像是一盆冷水澆到了他頭上,瞬間讓他怒火都減退了不少。

「葉青天,你難不成忘了天湘的那位傳奇國師?這時候進去……你怕是想死不成?」

魏筆青眼中流露濃濃的畏懼之色,他一直不敢在天湘國為非作歹,也正是因為月翎兒的關係。

「此事已經失敗,竹籃打水一場空,我要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你好自為之!」

魏筆青沒有任何猶豫,身形一閃,轉身離去。

葉青天神色陰沉的都快要滴出水來,仰天長嘯道:「江塵!壞我好事,我葉青天定要將你碎屍萬段!」

。 春光大道,咖啡廳。

「所以呢,你就放下企劃書大搖大擺的出來了?」周舟簡直感覺到不可思議,「說真的,就你那個媽媽,還有時箏的尿性,她們肯定會偷走你的企劃書。」

時宜正在和奶蓋做鬥爭,鹹鹹的奶蓋,味道真是好到極致。

「偷走就偷走唄。」

周舟在娛樂圈不知道多長時間了,什麼樣子的人都見過了,什麼樣子的事情也都經過了,但是時宜這樣子的人她還真的是第一次遇到。

「你還真的一點不緊張?網上那些事情看的我都想罵娘了,你還能跟他們和平相處,也是真的厲害到極致了,如果我說我不自己不佩服你的話,我都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