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嵩不說話,旁邊的嚴世藩則主動攀談。

「哦?聽你之意,是想要攀附我李家了?」

李建成的語氣極其不善,沒有任何主人家該有的客氣。

好在嚴嵩父子倆也不在意,嚴世藩點了點頭道:「對,世子說的沒錯,我父子二人自從來到這個朝代,便知道想要長久,便要歸附李家。家父輔佐楊里玄登上皇位,也只不過是權宜之計。」

聽到嚴世藩這麼說,李建成很是意外,目光向著嚴嵩看去。

嚴嵩見他看向自己,自然是想聽一下自己的想法,當下點了點頭道:「小兒說的沒錯,老夫痴活六十有三,蒙上天垂簾,有此機遇,自然不敢逆天而行。」

「楊里玄並無明君之姿,楊家也如前世里一般,氣數已盡。」

說到這,李建成看向他的眼神有些複雜,語氣稍微和善了些:「國府告知在下後世之事,並非為了亂我李家?」

「世子說笑了,天命當前,老夫又豈敢用小計貽笑大方,告知玄武門之事,只是不忍世子日後落得身敗名裂的下場。」

嚴嵩說完,李建成喝了口茶,保持着沉默。

一雙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這老頭那雙似乎有些渾濁的眼睛,判斷着他說的話到底是真是假。

如果是真的話,自己該怎麼辦?

如果是假的話,老頭完全沒必要騙自己,就像他所說,自己派人去太原將李白弄來,一問便知。

「國府當真如此?」

嚴嵩見李建成神色不似之前那般抗拒,鄭重的點了點頭:「老夫不敢欺瞞世子。」

「好,我還有一個疑慮。」

李建成看着老奸巨猾的嚴嵩,緩聲道:「既然國府父子知道沒有外人干涉下,最後勝利的是李世民,為何卻要選擇幫我?」

嚴世藩剛想解釋,卻被嚴嵩抬手攔下。

他忽而笑了笑:「世子,若我們幫李世民,你覺得他做了皇帝之後,還會讓我父子這前朝慶王餘孽執掌國府么?」

。「弄清楚什麼?」恰在這時,小舞大包小包地走入了房間,「楚秦,剛剛伊娜阿姨來這裡做什麼,找依依??」

「沒什麼……」楚秦搖了搖頭,「你們去哪了?」

「逛街!」小舞開心地說道,「楚秦,我給你買了好多好吃的,還有新衣裳!」

「你,給我買衣裳?」楚秦敲了敲小舞的頭,「流氓兔

《斗羅之開局簽到女神小舞》775洛依依是封印獸璇風瓑浼氬啀璇.. 那裡,是村委會房子後面的院外。

一片亂草棵子和一片大楊樹。

張凡探頭往下看了看。

地上一片黑暗,不知深淺。

若是貿然跳下去,很容易遭受二人在暗中攻擊。

張凡收住腳,心想:你們村的事,你們村出力吧,我可不替你們火中取栗。

這時,院里院外亂成一團,像被捅了的馬蜂窩。張凡站在屋脊上,衝下面的人群高喊:「男的都操傢伙,別讓這兩人跑了!」

這一喊,提醒了人群,好多人向村委會後邊跑過去。

張凡真沒料到,這個村子的男人雖然壞,但戰鬥力卻還不錯。

好多男人叫喊著,有手持磚頭的,有提鐵鍬的,有操木板的……人多勢壯,儘管二住持會武功,但此時村民們似乎已經不怕他們了。

「抓兇手!」

「別讓他們跑了!」

頓時,村裡到處都是喊殺聲,甚至有人敲起了鍋盆,叮叮噹噹地響成一片。

張凡心中有數,輕輕跳下房頂。

村長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張凡彎腰伸手試了試他的鼻息。

已經是沒氣了。

這條狼,早該死了!

張凡用腳尖踢了踢他的頭,然後輕鬆地把肩膀聳了聳,很噁心地啐了一口。

這個橫行鄉里稱霸幾十年的惡村長,惡有惡報,死有餘辜!

有個人,始終站在一邊冷眼旁觀剛才發生的一切。

此時,他慢慢踱步上前。

他就是副村長。

村長死了,全村大部分人都高興,但最高興的還是副村長。

他是村裡的二把手,平時在村長的強勢壓制下,只不過是個跟班的小廝,現在村長死於非命,不但村裡除了一害,而他這個副手,也可以藉機扶正了。

且不說扶正的事,眼下,他就可以收穫勝利果實了。

因為他發現,渾身綁緊的瘦子,是被張凡給解放開的。

張凡為瘦子解開繩子的動作,是在黑暗中進行的。

但副村長看得一清二楚!

眼前這個年輕人不簡單,是在借刀殺人哪!

心中對張凡已經升起了幾分敬畏。

他繞過地上一大灘血,走上前來,聲音不陰不陽地道:「先生,請問貴姓?」

「姓張。」

「您武藝高強,剛才對付兩個住持,真是叫絕。您明的暗的手段,我都看在眼裡了,佩服,佩服!」

張凡一愣:剛才暗地對瘦子下手,難道被這個傢伙發現了?

他想幹什麼?

嘴角一挑,張凡嘲諷地問:「你是……」

「我是本村的副村長。村長死了,我自然而然會過繼村裡的權力,所以,有些事情,還請張先生您配合呀!」

「配合什麼?」

「配合那些只有我才看見的東西。」副村長很高深地道。

「你看見什麼了?是不是想訛我一筆錢?」張凡怒中中起,低聲厲問道。

副村長輕輕聳聳肩,輕蔑地反問:「天下有這麼訛詐的么?你以為我智力很低吧?知道吧,我不是中學生!」

「那你究竟要幹什麼?」

「有些事情,我們過後再磋商。畢竟,暗中放走兇手,不但警察局那裡要控你罪,村民們也不會放過你。」副村長一雙狡詐的眼睛,在月光下閃爍。

果然是被他看見了!

他是想拿它說事了。

「我好怕怕喲!呵呵。」張凡笑道。

「你還笑得出來?怕不怕,到時候就由不得你了。」副村長狠狠地道,「所以,你現在的表現很重要!」

「我怎麼表現才算『重要』?」張凡盡量控制自己別發火,輕輕問道。

「眼下,只有你才能抓住兇手。」

「你對抓兇手真那麼在意?兇手替你殺死了你陞官路上的障礙,你豈能對兇手忘恩負義?」張凡冷笑道。

副村長眼裡一動:眼前這小子眼光真毒,一語把我的心機道破!

看來,真不能小看了這小子。

眼下,必須要捏緊這小子的那件把柄,狠狠地捏,直到把他的骨頭榨乾!

副村長恢復了輕鬆的笑容,伸手拍了張凡的胳膊一下,親切地道:「眼下,兩個兇手身手不凡,只有先生您具備抓住他們的實力嘍!先生,這可是您戴罪立功的好機會!只要你抓住活口送給我,我便不會追究你,也不會向警察局揭發你!」

「活口?你想在他們兩人口裡撬出點東西?」

「這個不歸你管,你只要抓人就成。請先生不要推脫呀!」

副村長含笑看著張凡,好像已經把張凡控制在手裡了似的,十分自信。

張凡看著副村長故作高深的樣子,冷笑一聲,輕輕把手搭在他肩上,「村長,別跟我玩這個,你還嫩!」

副村長眼睛一瞪,如死魚眼一般,身子僵硬,雙腰發軟,只感到肩頭一股極寒之氣,貫入肺腑之內,全身如冰鎮一般,瑟瑟發抖。

他說不出話來,如看神看鬼一般看著張凡。

張凡把手在他肩上輕輕地拍了一拍,小聲笑問:「村長,是不是身上很冷?小心著涼呀!」

副村長眼裡全是恐懼:「你……」

「村長,你我素日元怨,今夜無仇。如果你不想在五日之內發寒症而死的話,就別跟我玩輪子!告訴你吧,我是在別人的訛詐中長大的,最不怕的就是這個。」

「沒沒沒……先生,請手下留情,饒我一命!」副村長語無倫次地道。

「不要臉的東西!不知道我是誰吧?那麼我告訴你,能夠對我進行訛詐的人,在這個世界上還沒有出生呢!」

副村長直到此時,才明白眼前的這個人,非常可怕!

他可以殺人於無形之中!

一出手,就是利刃;

一投足,就是子彈。

張凡如果想捏死他,隨時隨地的事兒。

只是要看張凡心情如何!

副村長心裡害怕,但仇恨卻是滿滿的,暗暗罵道:小子,你別狂!我能跟老村長這麼多年,學到的不是一點點!小心我搞死你!

不過,眼下還不是時機。

「先生,我哪敢訛詐你!只是想請先生出手相助抓住兇手,給村民一個交待!」

張凡心裡有底,兩個住持被他在村長家裡點了重穴,雖然半小時內可以恢復,但一個時辰內必然重新癱倒。

「我當然要捉住他們!不過,你們村民像蒼蠅似地到處亂竄,這沒用。你快去大喇叭上喊,要大家先去村西頭堵住公路入口,把兩個住持往海邊逼!」

「先生,您真高,瞧我這腦袋,都蒙頭了!」

副村長拍拍頭,自嘲地說著,回身衝到村長辦公室里。

。 渡邊木子驚訝的說道:「你竟然讓我穿清潔工的衣服!」

「怎麼,你難道還不願意嗎?」胡天冷冷的說道。

說完后,胡天又說道:「你以後就是掃大街的清潔工了,穿工作服有什麼問題嗎?」

這個時候,渡邊木子深呼吸了一口氣,她將憋屈壓下了心頭。

「行,我換。」渡邊木子點了點頭,然後拿着衣服去換了。

很快,她就穿上了清潔工的服裝,從裏面出來了。

胡天看着渡邊木子穿上清潔工的衣服,有點像是那麼回事了。

「不錯啊,這身衣服很適合你,挺合身的。」胡天點了點頭說道。

渡邊木子看着自己身上這身土的掉渣的衣服,她眼裏一臉的厭惡跟嫌棄。

如果不是礙於胡天,她真恨不得直接撕下來,用一把大火給燒掉!

胡天對她說道:「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們山南的清潔工了,知道了嗎?」

渡邊木子站在原地,沒有說話。

這個時候,兩個黑衣保鏢從門外進來了。

他們對渡邊木子說道:「跟我們走吧。」

渡邊木子看了一眼胡天,有些猶豫。

胡天笑着揮了揮手,說道:「去吧,好好乾,我期待你的表現。」

渡邊木子冷哼了一聲,然後面無表情的跟着那兩個黑衣保鏢走了。

0
0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