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

  • By admin
  • On 2022 年 9 月 12 日
  • 0 Comments

頓時,白語又沉默了,取而代之是個更加的歇斯底里。

「你是不是有病啊!!!」

「哈哈哈——」聽到白語那憤怒的吼聲,趙信咧嘴大笑了起來,「嗯,這樣就對味兒了,還是這樣我更熟悉一些。看來白語還是白語,並沒有變什麼啊。」

「滾蛋吧。」

白語也深深的吐了口氣,凝眸看著眼前熟悉的身影。

還是那麼讓人生氣。

「說事兒吧,你找我到底有什麼事兒,剛才在聊天時候你跟我說什麼大地獄,我們地府大地獄怎麼了?」白語凝聲道。

「你派人去了么?」

「白馳去了。」

大地獄是地府極為重要的區域,在聊天時趙信特別提到大地獄,白語當然不敢含糊,趕忙派遣白馳到那面查探。

「你還沒說,大地獄到底怎麼了?」

「也沒。」趙信搖了搖頭,輕聲低語道,「我們人族有位聖人,就是龍國的秦香大統帥。」

「我知道。」

「你又知道?」

現在的白語怎麼感覺無所不知無所不曉似的。

「你是不是有毛病啊,我們地府本來就管轄你們凡域的生死。」白語滿是嫌棄的瞪了趙信一眼,「天天都有鬼差到你們那勾魂,還能不知道你們人族有個聖人么?」

「這樣。」

趙信瞭然點頭,旋即正色道。

「那你知道就更好解釋了,秦香大統帥他感知到地底有點情況,懷疑是魔祖復甦,也有可能是你們大地獄那裡出了問題,就讓我聯繫一下你們,去查探一下有沒有事兒。」

「就這事兒?」白語抬眉。

「是啊。」

「那你直接聊天說不就得了,還特意跑地府來一趟幹嘛?」白語一臉嫌棄道,「我都該休息了。」

休息!

趙信不禁恍然,地府這面跟凡域和仙域的作息不太一樣,現在這時間也確實是地府該休息的時候。

「我這不是想著來看看你么?」

「看我?」

「對啊。」趙信眉眼噙笑,道,「這麼多年沒見面,挺想你的,就過來看看你啊,難道不行?」

「算你會說話。」

得知趙信是特意來看自己,白語臉頰不禁縈上一抹羞紅,嘴角的笑也緩緩浮現。

砰砰砰!!

就在這時,從閻羅殿外突兀地傳來一道沉重的腳步,披著戰甲臉上伴著凝色的青年從外面走了進來。

「白語白語,趕緊,趕緊聯繫一下泰山王她們……」

喘著粗氣的青年走到殿內,當看到趙信時愣了一下,瞪著倆大眼睛盯趙信好半晌。

「你誰啊?」

「你,白馳?」趙信狐疑低語,白馳聽后頓時咧嘴一笑,「喔,你竟然知道本將軍的大名,你是哪兒來的,讓本將軍也認識認識你。」

白馳一臉得意的雙手掐腰。

嗯~

倒很像他。

過了這麼多年,他依舊一點都沒變。

「趙信。」

沉吟片刻趙信說出名字,白馳抬手撓了撓頭。

「這名怎麼這麼熟呢?」

「不是吧,老哥,你這就把我給忘了啊?」趙信一臉愕然,旋即白馳就瞪大了眼睛,伸出手指著趙信,「忘了。」

趙信:「……」

白語:「……」

「你忘性可真大,前幾年還天天念叨,想你好兄弟趙信,這才多久就給忘了。」白語在旁撇嘴,白馳卻是突然間笑了出來,拍了怕趙信的肩膀,「跟你開玩笑呢,我怎麼可能會忘了你啊,聽說你跟嫦娥仙子結成道侶了,恭喜。」

「同喜同喜。」

當提到嫦娥仙子時,很明顯的能夠感覺到白語的臉色變得難看,白馳也注意到了這一幕趕緊改口,摟住趙信的脖子。

「趙兄來到地府,那我必須得好好歡迎一下,走,喝酒去。」

「喂,白馳,你能不能靠譜點。」坐在王座上的白語咬牙切齒,「剛才你還讓我聯繫泰山王她們,難道不是大地獄那裡出問題了么?你,是不是應該跟我說一下,大地獄到底怎麼了呀?」

「啊對對對。」

白馳聽后抬手拍了下頭,眼中也變得凝重。

「我剛剛帶兵去了一趟大地獄,發現那裡的厲鬼數量明顯變多了不少,也不知道是從何而來,這些厲鬼好像是想衝破大地獄的封印,我擔心數量太多會對封印有影響,就想讓泰山王她們也派兵增員,消減一下那面厲鬼的數量。」

「好,我知道了。」白語凝眸點頭。

站在一旁的趙信則是眉目一凝。

真出事兒了。

他也不知道此事是不是大統帥所指的震動,可看白語和白馳的眼神應該是比較嚴重的。

「那你們是要開十殿閻羅會議么?」

「蛤?」白語聽后愣了一下,「十殿閻羅會議,呵,我們地府的十殿閻羅早就互相之間都不聯繫了。」

「不聯繫了?」

「我們中間有內鬼。」白語對趙信倒是也沒隱瞞,「現在我們互相都懷疑對方是魔族的人,可是誰都沒有證據,只能幾個互相信任的閻羅協同合作,現在我合作的就泰山王和轉輪王,其他幾個閻羅我一概不信。」

「地府,都被魔族滲入了?」

趙信大驚。

現在看來,魔族的能力還真不賴,仙域、地府、凡域,他們都有進行滲入,估計蓬萊那面也得有地府的眼線。

這種情況下跟魔族開戰,還真是挺不利的。

「多新鮮啊?」白語嗤笑了一聲,「這種事兒對仙域和地府早就已經見怪不怪了,這也沒什麼好值得驚訝的。你跟白馳喝酒去吧,大地獄那的事情交給我處理就好了。」

「需要幫忙么?」

「你能幫什麼,這是我地府的事情,難道你還能進大地獄去鎮壓惡鬼么?」白語瞥了趙信一眼,「你現在是變強了,可許多事你做不到的。」

對此,趙信倒是也不反駁。

他並不認為自己能夠做到一切,聽白語的語氣大地獄應該是就他們地府的鬼仙們才能夠踏足的領域。

「對了,正好有個事兒跟你說。」

話落沒多久,白語突然開口。

「我和泰山王、轉輪王,準備將王殿帶到你們凡域去了,現在大地獄也出現了變化,那看來所謂的大劫難也確實要到了,我們需要提前做好準備,你規劃一片空間留給我們仨。」

融合?!

要是沒理解錯,白語剛才所指的應該就是要融合吧。

「就你們三殿么?」

「其他幾殿我也管不著。」白語聳肩,「他們願意留在這就留在這,願意走就走。反正早走早寬心,我可不想跟那些老頭子勾心鬥角了。也證明一下我的清白,前面走的未必不是魔族的走狗,但第一批走的肯定不是。」

「好啊。」

趙信此行也是想要跟白語提及此事,現在她主動提出來,也省的趙信再浪費精力。

「可,我怎麼給你規劃空間?」

「就是給我指一片地兒。」白語凝聲道,「現在的凡域你是話事人,規劃空間的事當然是由你來做。而且,你也不用覺得奇怪,未來這種事兒你會碰到很多,蓬萊、仙域,甚至是武魂域他們也許都需要你來規劃次元空間,所以你也別指望著六域融合后,他們是自己選地點,你最好做個謹慎一些的規劃,省的到時候其他幾域沒有空間,要麼分開,要麼讓其他已經確定位置的幾域去挪位置。」

嘶~!

要不是白語說到這些,他還真不知道這些,如此看來他確實需要好好的規劃一下空間才行。

「誒,白語,那我們主位面的空間是足夠你們幾域融合進來的?」

「足夠。」

「那就好。」趙信微微點頭,旋即不禁看向白語,道,「你真的知道的好多啊,說的許多事兒我都不了解。」

「是你不願意去了解而已。」

白語低語一聲,「再者,你本就是主位面的人,在意這些做什麼?得了,你別在我這浪費時間了,你瞧瞧那白馳都已經迫不及待了,你們哥倆好好聚聚,我還得跟轉輪王和泰山王他們開個視頻會。」

……

……

……

待到從地府離開時,凡域已是深夜。

趙信也從白馳那裡聽到了不少地府這些年發生的事情,簡單點說,就是地府內部分裂。

閻羅王、泰山王、轉輪王屬於一派。

秦廣王、宋帝王、卞城王屬於一派。

楚江王、平等王、都市王屬於一派。

至於缺失的那一王,就是地府分裂的緣由,五官王被殺了,並且還屠盡了五官王的家眷。

此事——

地府震怒!

幾位閻羅都要徹查此事,可是到現在卻誰都沒有查出其中細節。並且,有消息稱五官王是掌握了閻羅中有人背叛了地府,要去找地藏王菩薩,可是在前一夜被殘忍殺害,並且族內的人都沒有幸免於難。

地藏王在五官王遇害后就閉死關不出。

北陰酆都大帝換個五方鬼帝也未曾露面,整個地府現在閻羅們反而成了掌握權柄最大的官職。

「嘶,這地方也真夠混亂的,五官王都沒了。」

站在虛空中的趙信倒吸著涼氣,旋即就也沒有多想,而且就算他想也沒有任何意義,鬼帝都不管的事兒,難道他能管的了么?

不如考慮該將地府那三殿放在何處。

規劃空間。

確實也是比較有講究的。

誰跟趙信更為親近,那趙信肯定就要將誰放在自己這裡,並且其他幾域融合,最好是能夠替凡域抵擋一部分的衝擊。

之前趙信不理解為何要六御融合。

現在,他感覺自己懂了。

凡域在所有幾域中的實力是最為薄弱的,在大劫難來臨時,也幾乎可以算的上是沒有任何抵抗能力。

地府、仙域、蓬萊和武魂域。

也許——

就是為凡域抵擋衝擊而來。

趙信從蓬萊抬到此處的王山,其實也可以算得上是一種融合,王山來此的意義就是抵擋魔族。

威懾魔族!

此番地府來此,趙信也需要給他們按照一處好的位置。

「不如,就這吧。」

站在虛空中的趙信看了一眼龍宮邊境的上空,讓白語她們的王殿位處在此處,若是龍國有難他們也能第一時間派兵馳援,不位處龍國上空也省的阻斷龍國的鴻運。

0
0
Share: